民进党评李登辉话里有话 国民党终于赢了一次

民进党评李登辉话里有话 国民党终于赢了一次

李登辉死了

李登辉活了97岁,算是高寿。他今年2月在家喝牛奶的时候呛到,导致器官衰竭。这半年来一直住院,靠机器维持生命状态。在再度传出病故的议论之后,其妻曾文慧不忍其再受痛苦,终于下决定拔管。

李登辉深受童年“皇民化教育”影响,一辈子深爱日本,曾经一度发出“日本祖国说”的言论。他死后,蔡英文还用日文在社交媒体上发一段感言。但日本人似乎不为所动。不比美国那样的热烈表演,日本干脆没有派人来。

沈富雄曾经评论李登辉是一种“场所的悲哀”,一辈子呆在不想呆的地方。进出蓝营,达到个人巅峰,却觉得自己受了委屈,自认悲情,明明是受益者,硬将自己说成受害人。

台湾各界评价李登辉,是非常两极分化的。就连绿营的人,也是各自委婉发言,意在言外,颇有趣。

陈水扁说,当年就任,李登辉面授机宜,首先一条,就是不能让副手看公文,因为副手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情,就问一把手死掉没有,死掉了好接位置。

其实,陈水扁不算第一次爆料,吕秀莲老早就说过这件事情。她说陈水扁其实是把李登辉的话听进去了。“红衫军”那年,陈水扁怕的不是官邸外面包围的百万群众,而是问吕秀莲每天做什么。他担心吕会趁乱取而代之。

李登辉被认为是铁杆“台独”分子,但老“台独”彭明敏最近撰文,说他与李登辉年轻时候曾是挚友,但李登辉当年从来不表达对“台独”的兴趣,甚至连对政治的兴趣都没有。但等到李登辉当官之后,各种表现让彭明敏感到不屑。

彭特别说了一件事情,说他当年回来准备参加选举与李登辉竞争,到处筹钱才借到保证金1500万(新台币,下同)。彭明敏其实并无胜算,但李登辉派人劝他退选,愿意给五亿。彭说要十亿。回复说,先给五亿,其他等彭退选再说。1500万可以换5亿,竞选确实是一个划算的买卖。彭明敏点到为止,其实言外之意是李哪里是“台独”,只是在乎权欲,不惜操弄“台独”议题而已。

彭明敏

李登辉被绿营称为“民主先生”,说他当年给不成气候的民进党奶水,促其长大。但民进党的梁文杰当即反对,他认为李登辉只是登上顺风船而已,并不是什么“民主先生”,至少贡献没有民进党的前辈那么大,而且他也不认为李登辉有给民进党奶水。

李登辉当年受蒋经国器重,因他在蒋经国面前小心谨慎如履薄冰,连坐凳子都只敢坐三分之一以保持恭敬状态。后来他接班上位,觉得自己足够隐忍,也不想想蒋经国信任他的那种知遇之恩。

李登辉一生好用阴谋诡计,以欲取之必先与之的方式,去郝伯村军权,去李焕党权,去宋楚瑜地方权,最终大权独揽。日后也以此自夸。但他不想想,如果不是郝伯村、李焕这些人恪守分际,不愿节外生枝,他哪来的后来的那些作为。

李登辉最终也造成了国民党的实质分裂,先逼走赵少康、王建煊去成立新党,后又逼走宋楚瑜成立亲民党。最后,他被自己的党开除——连退党的体面都不惜得给他。

李登辉一生用他自己的说法,叫做“我是不是我的我”。言语上尽得日本暧昧政治文化的精髓,假如要解释的话,便是表里不一、阳奉阴违、口是心非。因为“我”当然无需为“不是我”的“我”负责。

1996年5月20日李登辉讲话:“登辉深信,在21世纪,中国人必能完成和平统一的历史大业。”而之前以及之后李登辉几百次表示,“台独”是一条死路。

所以有时候评价一个人,不免总会想起古人的一句诗: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高雄议长补选国民党赢了

高雄巿议会议长7月31日补选,国民党和民进党两大党团各自推派人选比拼,分别是国民党的曾丽燕和民进党的张胜富。

议长投票中,曾丽燕首轮即以过半的35票拿下议会龙头,民进党张胜富则获27票。国民党党团这次也非常团结,仅一人因为自己不慎投了无效票。

曾丽燕(右)和张胜富在投票前握手

这局国民党赢得有惊无险。之前国民党秘书长李乾龙替江启臣发誓,如果议长落败就辞掉党主席。所以这局与其说是高雄的议长补选,不如是说是江启臣的党主席保卫战。

国民党的议长参选人提名可谓一波三折。本来党部提名过去的副议长陆淑美,陆则觉得由副议长到议长理所当然,所以心态松懈。哪知道高雄市党部主委庄启旺的致电,引起部分议员的不满。

于是短短四天的时间,他们集结反对者,共推在议会党团派中有辈份、有资历的“阿姑”曾丽燕出马挑战陆淑美。

曾的优势在于与高雄无党联盟议员友善,且由于曾丽燕夫婿为无党籍前民代林宏宗,现任亲民党议员吴益政过去曾是林宏宗助理,吴益政也表示支持曾丽燕。因此曾丽燕于6月17日“假投票”(即不具法律效力仅表达意向的投票)中,在第二轮以17:15险胜陆淑美。

陆是王金平的人马,去年国民党初选中曾因支持郭台铭而引发争议。这次党内投票没有过关,说明过去的一些恩怨还没有消解。

外界传言陆淑美在正式选举中不会配合,不过开票结果说明,陆淑美在关键时刻没有拆台,还是支持了同党同志。也难怪曾丽燕获胜后第一时间即去拥抱副议长陆淑美,正面破除之前国民党内部不和的传闻。

国民党如今气势已经落入谷底,再不团结自救,怕是神仙难救。所以这次保住议长位置,算是从去年选举开始的一路溃败中,稍稍站稳下来。议长补选的胜利,对于十几天后的高雄市长补选,也有着正面的激励意义。尤其在当下这个氛围中,算是鼓舞了蓝军士气。

胜出后曾丽燕和陆淑美(中)合影

另外值得一谈的是开票结果,曾丽燕35票当选,张胜富27票,“时代力量”的林于凯获得2票,这说明高雄市议会“时代力量”的两名议员都没有投给民进党,而是投给了自己人。虽然对结果没有影响,但此举等于宣告“时代力量”已与民进党渐行渐远。

“时代力量”一直被视为民进党的侧翼,被称为“小绿”,但“时代力量”的创始人黄国昌对此极为不满。尤其当年台北市长选举的时候,民进党候选人姚文智说“大绿小绿一起努力”,黄国昌直接炮轰姚文智认知有问题。

黄国昌揭露私烟案

去年黄国昌揭发民进党私烟案,最终引发民进党的反扑。短短几十天内,“时代力量”民代高潞·以用被查贪污去职,林昶佐和洪慈庸则先后脱党投奔民进党。而黄国昌则放弃在当前选区选连任。

短短四年功夫,因为“太阳花学运”一夕走红的“时代力量”顿时土崩瓦解。而自此以后,“时代力量”与民进党反目成仇。在陈菊监察机构主管的提名案上,“时代力量”也投了反对票。

民进党如今一党独大,也就没有什么必要去扶持或者忍让过去这些侧翼小党,因此“时代力量”的生存处境十分艰难。

另外,他们毕竟底子还是绿色的,所以也不受蓝营的待见。如今,针对高雄“时代力量”议员黄捷的罢免案也被搬上台面,根据民调,罢免的可能很大。

台民代集体涉贪 这次就不分颜色了

在李登辉死讯传出没多久,一条更劲爆的新闻出现了。

7月31日上午,台北地检署突袭搜索台立法机构民代办公室,兵分65路全台同步搜索,派出230名检察事务官及调查官,约谈超过63人,并查扣920万余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19万元)现金,其中涉案嫌疑人将依贪污罪侦办。

虽然民代涉贿,接受厂商不当捐赠时有发生。但针对民代这么大的动作,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上一次是2018年的新竹六名民代涉贿案。

民代陈超明(上排左起)、赵正宇、廖国栋、苏震清(下排左起)与前民代陈唐山、徐永明等人疑涉收贿

这次涉案的民代不分前后任,也不分颜色。其中涉及两个案子。一件是国民党现任民代陈超明、廖国栋和民进党的苏震清,以及民进党前民代陈唐山、“时代力量”前民代徐永明等共5人。

他们涉嫌接受有意夺回SOGO经营权的李恒隆的贿赂,施压经济部门并推动相关法案的修订。还有一个案子则是民代赵正宇涉受殡葬业者贿络,在“内政委员会”上施压“营建署”,替殡葬业者关说变更阳明山公园内的土地划分。

民代接受业者的请求,对于一些部门或者政策进行关说,在台湾一直是灰色地带。

当年“马王政争”的导火索,就是台司法部门在一次侦办监听中偶然发现,民进党的柯建铭与王金平在电话中有司法关说的嫌疑。根据后来曝光的电话内容,两人的关说情节应该说是板上钉钉的。

不过这个事情最终没有成案,以柯建铭的说法,这不叫“司法关说”,而是“司法诉苦”。而监听者黄世铭认为自己的层级不够,无法管到蓝绿两大党鞭的合谋,越级向马英九汇报,结果反而以泄密罪入监。

所以关说本身其实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拿钱肯定是不对的。当然,反过来说,不拿钱,这些民意代表凭什么要帮这些企业呢?这被抓的几位,只能说是运气不好。

这个案子中,另外还有两个看点。

一是怎么又是苏震清!这个苏嘉全的侄子最近新闻曝光度真的很高,关于他的弊案一件连着一件。弊案缠身却丝毫不影响苏震清地位的提升。

传闻苏震清是未来屏东县长的主要候选人,最近又在激烈的派系竞争中高调入选民进党“中常委”,成为党内主要势力之一。所以最近针对苏震清的一系列爆料与清查,被认为是民进党内部斗争激烈化。以苏贞昌最为明显,他以行政力量介入对苏嘉全、苏震清的清算。苏嘉全是蔡英文亲信,可能看不惯他的人更多。

二苏相斗,必有一输。

徐永明和黄国昌

第二是,这次“时代力量”的党主席徐永明居然也涉案,接受贿赂了。刚刚宣布投靠民进党的原绿党议员王浩宇酸得最厉害,他说国民党、民进党除了坚持自己的核心价值,都不否认自己内部存在着派系利益和其它利益。不像“时代力量”徐永明那样一直坚持道德高标,所以这次真的很打脸。

“时代力量”如今已经风雨飘零,唯二的两位主将徐永明、黄国昌一直高调谈论各种价值,黄国昌更是以打击弊案著称。没有想到,打到今天,身边的战友居然也不干净。徐永明涉嫌接受贿赂如果坐实,黄国昌不知道未来如何处世。

再想想“太阳花”那年,他们反对的究竟是什么?反对的无非是五六年后的争权夺利、兄弟阋墙乃至贪污受贿的自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