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70多年雷打不动的传统,一到特朗普这就全改了?

美国总统70多年雷打不动的传统,一到特朗普这就全改了?

这周,美国各大新闻的头条几乎都在关注俄罗斯悬赏塔利班杀害美军和北约盟军的新闻。而特朗普是否在每日总统简报(DPB =Daily President Briefing)里得知了相关情报,他是何时得知的?得知了以后他为什么没有采取行动?如果像他所说的,自己根本不知情,这又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这些问题给民主党送上了足够的“子弹”来攻击特朗普。

拜登在30号火上浇油:“如果真的是这样,特朗普不知道,或者没有听取简报,这属于“渎职”。但如果他听取了简报然后无动于衷,那更是渎职!”

国会那边,佩姨和舒默唱双簧,要求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和CIA给国会全体议员进行一次简报,给国会一个交代。白宫发言人麦克纳尼30号赶紧“护驾”说:“拜《纽约时报》所赐,总统已获悉了那些不幸(被暴露)于公共领域的(信息的)简报。但这并不能改变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情报系统内部)对这一情报仍未达成共识,情报(真实性)仍未得到证实。”

俄罗斯悬赏塔利班杀美军?

《纽约时报》爆料称,美国截获的电子数据显示,大笔资金从俄罗斯军事情报机构控制的银行账户,转移向塔利班相关的账户,这是俄罗斯悬赏杀害美国和北约驻阿富汗士兵的证据之一。

调查人员还在与俄罗斯行动有关的网络中,找到了好几位阿富汗人,其中两人据信曾充当分配悬赏资金的中介。两位美国官员说,以上信息在今年2月下旬就通过书面方式,作为总统每日情报简报的一部分提交给了特朗普。

而特朗普立马否认,说无论是他本人,还是副总统,还是白宫幕僚长,根本就没有听到过这些情报。

目前,美国、俄罗斯、塔利班三方都否认了悬赏事件,白宫发言人小姐姐是这样为特朗普辩护的:“ 特朗普总统是地球上消息最灵通的人,最了解美国面临的威胁。 他每天会见国安顾问奥布莱恩两次,有时候一天可能打六通电话。 特朗普一直都会被告知新的情报。”

美国总统PDB的“进化史”

美国总统每日简报(PDB),是1946年杜鲁门总统开始延续下来的传统。 当时杜鲁门要收取来自不同部门的报告,缺乏一个系统性的汇总,也分不清情报的轻重缓急,这令他感到不安。1947年9月18日,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成立,几周之内他们开始向杜鲁门进行总统情报简报。

刚开始的时候,简报很短,多数是来自美国驻外大使的笔记,也不提供任何背景资料。有的信息是基于国外的新闻报道甚至是捕风捉影的消息,没有实锤。

杜鲁门总统与夫人一边照看孙子,一边读简报

向美国总统提交每日情报简报已经成了70多年的传统,但这项传统很少在公开场合被提及。 曾经参与简报制定的前CIA官员法伦(Rodney Faraon)透露,每天晚上,CIA会有一个团队来对这本简报进行最终编辑和更新。 在90年代末到 2000年初,他的工作就是通宵研究情报简报,在凌晨6点前把情报简报送到时任CIA老大特内特(George Tenet)家里。 然后从特内特家到CIA的路上,法伦会在专车上向老大汇报整个简报的内容。

除了CIA,FBI的老大也要听取整个简报内容。负责向曾经的FBI局长穆勒(Robert Mueller,没错就是通俄调查的检察官)进行汇报的普里斯(David Priess)说,穆勒总是要求他提供更多的细节。曾经向老布什总统做情报汇报的莫雷尔(Michael Morell)回忆说,那个时候他就像每天K书的学生,要准备第二天七八场考试,而且会有人不断向你发问。

2018年CIA公布了20份杜鲁门总统的简报,原来70多年过去了,美国的情报焦点仍然没有改变,这些内容包括了涉及中国的贸易争端,朝鲜半岛紧张局势。前CIA官员普里斯(David Priess)感叹道,1946年杜鲁门总统处理的许多问题,在今天仍然持续!

CIA解密的1946年2月15日,杜鲁门第一份情报简报

到了肯尼迪总统时代,猪湾行动失败,这令肯尼迪感到极度失望,从那个时候开始总统情报简报中开始加入了更多情报分析的部分,包括如果美国采取某种行动的利弊分析。CIA负责主导总统情报简报,其他的情报部门,包括国家安全局,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都可以加入自己的意见。

而历史上,每一位总统接受情报简报的形式也不同,并不是所有的简报都需要面对面。有的总统倾向于自己读简报文件,比如约翰逊(Lyndon Johnson),简报文件是他的睡前读物;尼克松会允许基辛格共享简报内容,然后基辛格看完文件再向尼克松汇报;奥巴马喜欢在iPad上读简报内容,并且会与30多位顾问分享。

2011年小布什总统听取911恐怖袭击情报

为特朗普量身打造PDB

写到这里,大家有没有好奇那特朗普的情报简报是怎样的呢?要知道特朗普是一位不喜欢读书的人,而且他的精力集中时间非常短。 但时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的蓬佩奥,非常善于变通,硬是把情报简报变成了特朗普每日例行工作的一部分。 蓬佩奥几乎每天上午11点准时出现在椭圆形办公室,并在30分钟的时间里让大统领掌握有关全球最紧迫冲突的最高机密。

据说蓬佩奥专门为特朗普量身定做了一套 “杀手图片”(killer graphics),让特朗普能够一下抓住重点。此外,蓬佩奥每天会提前准备好大统领最爱问的问题答案:“我们为什么要关注?这件事儿对我们有什么好处?还有谁能做这事儿?这件事情的代价是什么?”。特朗普对蓬佩奥这一套非常买账,蓬佩奥也因此成为与他接触最频繁的官员。所以在一年之后,蓬佩奥晋升为美国国务卿也是水到渠成的事了。(关于蓬佩奥的升职记, 请戳原文《特朗普身边第一红人蓬佩奥》 )

据说,特朗普感兴趣的情报内容包括外国领导人的信息,比如埃及总统塞西。而除了图表和表格能够吸引特朗普,卫星图片也是能引起他兴趣的东西。有一次,特朗普还在推特上发了一张他从情报简报中获取的伊朗卫星图片。当时这张照片被认为是机密文件,特朗普就这样随手发了出去,把情报官员吓得够呛。

但并不是所有的情报官员都像蓬佩奥这么变通。《纽约时报》访问了10位现任和前任熟悉特朗普每日简报的情报官员,他们普遍抱怨说,要让特朗普集中精力很难,而且他简报经常被特朗普带偏。在情报官员向特朗普进行陈述的时候,他总是会打断下属,然后提及他道听途说来的八卦。特别是在上任初期,只要谈到俄罗斯的情报,特朗普就一定会开始抱怨“通俄门”的指控对他是多么的不公平。

另外,特朗普很少会听得进去他不同意的观点,与前任总统们相比,给特朗普做情报简报是一项巨大挑战。以至于情报机构雇佣了外部的顾问来研究如何可以更好地向特朗普传递信息。

第一位被特朗普搞得精疲力尽的官员是前美国副国家情报总监吉斯塔罗(Ted Gistaro),他是最早向特朗普进行情报简报的人,当时他还不了解特朗普的习惯。有两位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经常会因为某些新闻报道而变得暴躁和沮丧。

其实过去的美国总统与做情报简报官员也会发生争执,比如小布什总是爱质疑情报分析,奥巴马总是会引用情报简报中的内容来质问简报者。但与前任们不同,特朗普被吐槽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他不会看简报文字,因此他在开会前也不会做任何准备。

小布什的情报简报封面

奥巴马的情报简报iPad

现在特朗普一周大概会听取2-3次情报简报,时间是30-50分钟。他总是爱拿自己从其它来源获取的数据来反驳情报官员的观点,这就让情报官员很尴尬。如果当面指出特朗普的数据有误,会削弱特朗普对简报者的信任,最终他会听不进去简报。

前美国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就是一个例子。他有时候会在简报中插话纠正特朗普,但下场就是直接被特朗普无视。有知情人士说,这加剧了特朗普对麦克马斯特的不满。麦克马斯特的结局大家也都知道,任职13个月后被博尔顿替换。

前美国国家代理情报总监马圭尔(Joseph Maguire)说,特朗普是一个演员,即使在听取情报汇报时。马奎尔建议其他进行汇报的官员,一定要了解你们的听众,了解特朗普是在十多年的真人秀中打磨出了现在的风格。

不过白宫国安顾问奥布莱恩为特朗普辩护说,特朗普在整个情报简报中,精神都是高度集中的,并且会提出探索性的问题,就像是一位准备充分的上诉法官。代理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格伦内尔(Richard Grenell)也表示,认为特朗普很难接受情报简报是一个完全错误的看法,实际上特朗普总是会利用简报来扩大官员们讨论的议题,反映一些很实际的问题。

得罪不起的情报部门

特朗普与美国情报部门的关系一直都不好,这也不是啥秘密了。从指控FBI在他的竞选阵营进行非法监听,到炒掉前FBI局长科米闹得满城风雨,特朗普还公开训斥美国情报部门的头子们在伊朗问题上“太傻太天真”,应该重新回学校补课。

小伙伴们还记得不?特朗普2017年上任第一天就是访问美国中情局CIA总部,当时外界都认为特朗普是为了修复自己与情报部门的关系。特朗普说,自己十分尊重中情局,是假新闻媒体虚构了他和情报机构之间的”不和”。

但是过去三年,特朗普与美国情报界的仇恨却在加剧,甚至险些让特朗普连总统宝座都丢了。 还记得状告特朗普“通乌门”的CIA雇员举报信吗? 逻辑清晰,通俗易懂,一心就是要搞掉特朗普。 虽然对举报特朗普的这位神秘人物,媒体从来没有实锤过他的真实身份,但是特朗普阵营早就在社交媒体上说,举报人叫做Eric Ciaramella,效力于CIA。此人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白宫国安会任职,并在特朗普政府上任的前几个月,担任国安会欧洲俄罗斯事务代理高级主任。

斯诺登在他的书《永久记录》中说过,美国新总统一当选,第一件大事就是要受到情报部门的“洗礼”,平时只在美剧中听说的各种威胁和阴谋论突然变成现实。一般情报部门会先“吓”总统,第一堂课通常是告诉当选总统上,如果你不采取A,B与C等等的行动,那么国家将极有可能遭遇到这样以及那样的恐怖袭击。这是任何新任美国总统最不希望看到在自己任内发生的事情。

在华盛顿政治圈,有一个词叫Deep State (深喉),指的就是情报部门的老油条们。总统任期最多八年,但是这些掌握美国政府最高机密的人辅佐白宫几十年。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鹰派还是鸽派,这些人早已经司空见惯,他们早已对于自己做了几十年的事情谙熟于心,上来就是套路你。深层政府的老油条们会告诉总统:只要你授权我们,由我们处理,准保最后神不知鬼不觉。一切都在安排中了……

特朗普上任后一切操作都是反常规的,他不会对华盛顿的这些深喉言听计从。实际上他还没上任的时候,就在2016年12月告诉记者:我没有必要每天听取情报简报,因为这些简报每天都差不多,很重复。我是一个聪明人,我不需要在今后八年中每天都要人给我用同样的话讲同样的事情。面对这样一位不按常理出牌的总统,美国情报界的那些深喉,想必内心是崩溃的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