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图看懂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操作流程

一图看懂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操作流程

2020年6月29日晚,山东省通报聊城市冠县、东昌府区两起冒名顶替上学问题调查处理及相关情况,共计46名相关人员被处理。被顶替者是陈春秀和王丽丽,两名顶替者陈艳萍、陈伟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全文共4000字,十分详尽、细致,把冒名顶替上大学全过程中涉及到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责任人,都交待得清清楚楚,从中可以绘制出一张如何“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操作流程图。

干这么一件事,需要哪些人,需要怎么做呢?让我们以陈艳萍冒名顶替陈春秀为例,先列个人物表,再画个流程图。

人物表

陈艳萍:成绩很差的女生,高考300分,冒名顶替的目标是上大学、进入体制内工作。

陈春秀:高考成绩为理科546分,高于当年专科第一批录取分数线27分。她家无权无势,是最底层的农民,信息闭塞难以发现被顶替。她的分数不高不低,既够用,又不会太显眼,于是成为围猎目标。

陈巨鹏:陈艳萍的父亲,冠县冠洲福星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就是一个普通的商人。

张峰:陈艳萍的舅舅,时任冠县烟庄乡党委副书记、乡长。

冯秀振:冠县招生办主任,帮助陈巨鹏、张峰挑选出陈春秀为冒名顶替对象的一定是此人。

王新英:招生办工作人员,根据冯秀振的安排,打印出陈春秀的准考证交给陈巨鹏。

李成涛:冠县邮政局副局长,陈巨鹏谎称来拿女儿的录取通知书,持本人身份证就从县邮政局截取了陈春秀的录取通知书,他从旁协助。

崔吉会:武训高级中学校长,接受张峰委托,与李建民、郭兰忠合谋伪造高中毕业登记表。

李建民:武训高级中学副校长兼办公室主任,接受张峰委托,与崔吉会、郭兰忠合谋伪造高中毕业登记表。

郭兰忠:武训高级中学学生处主任。崔、李、郭三人接受张峰委托,在贴有陈艳萍照片的空白高中毕业生登记表上加盖了武训高级中学公章,张峰加盖了烟庄乡政府公章,三人伪造了姓名为陈春秀、照片及相关信息为陈艳萍的高中毕业生登记表,并替换到陈春秀的考生档案中。

任书坤:冠县公安局烟庄派出所所长,接受张峰委托,安排户籍民警为陈艳萍出具虚假户口迁移证明。

郭伟:冠县公安局烟庄派出所户籍民警,根据任书坤的安排伪造了名为陈春秀、地址为烟庄乡东南庄村的《户口迁移证》。

杜言利:山东理工大学教务处处长助理,接受张峰委托帮助陈艳萍办理了入学手续。

冯桂秋:冠县人事局人事争议仲裁办公室副主任,同意陈艳萍参加事业单位招聘考试并聘用为村级助理员。

流程图

请横屏观看

再用文字解释一下这个流程——

①拿到准考证:2004年7月高考成绩出来后,陈艳萍父亲陈巨鹏、时任烟庄乡乡长的舅舅张峰找到冠县招生办主任冯秀振,请冯秀振帮忙让陈艳萍顶替他人上大学。7月26日,冯秀振与陈巨鹏商定,以陈春秀作为冒名顶替对象,并安排县招生办工作人员王新英打印出陈春秀的准考证交给陈巨鹏。

②截留录取通知书:经咨询山东理工大学得知陈春秀的录取通知书已发出后,陈巨鹏找到时任冠县邮政局副局长李成涛,谎称来拿女儿的录取通知书,持本人身份证从县邮政局截取了陈春秀的录取通知书。

③伪造假档案:为使档案相关信息与陈艳萍一致,张峰找到时任武训高级中学校长崔吉会,崔吉会安排副校长兼办公室主任李建民和学生处主任郭兰忠,在贴有陈艳萍照片的空白高中毕业生登记表上加盖了武训高级中学公章,张峰加盖了烟庄乡政府公章,伪造了姓名为陈春秀、照片及相关信息为陈艳萍的高中毕业生登记表,并替换到陈春秀的考生档案中。

④改户籍:2004年8月,张峰以外甥女考上大学但户口丢失为由,找到时任冠县公安局烟庄派出所所长任书坤,为陈艳萍出具虚假户口迁移证明,任书坤违规安排户籍民警郭伟伪造了名为陈春秀、地址为烟庄乡东南庄村的《户口迁移证》。

⑤入学:2004年8月31日,陈艳萍到山东理工大学经济学院报到,由于所持报到材料不全,张峰通过时任该校教务处处长助理杜言利协调,帮助陈艳萍办理了入学手续。

⑥参加工作:2007年10月,冠县统一招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含村级助理员),时任冠县人事局人事争议仲裁办公室副主任冯桂秋把关不严,未发现陈艳萍相关信息不一致的问题,导致其通过审核参加此次招聘考试并被聘用。

这是一个完美无缺、无缝衔接的操作流程,多人合作,协调分工,帮助一个学渣无声无息地偷窃了另一个素不相识的学霸上大学的资格、改变命运的机会,和此后漫长的人生。

如果不是若干年后,陈春秀偶然发现了自己被人冒名顶替的事实,如果不是陈春秀不屈不挠地追查真相,如果不是全国的媒体和公众的持续关注持续施压……这一切都会是永久的秘密,谁也发现不了。

这两起冒名顶替事件,比之前的山西仝卓事件性质要恶劣得多!

往届生改应届生,还是要凭自己的本事去高考,虽然欺骗了国家考试制度,让不特定的他人失去了公平竞争的机会,但并没有活活偷窃另一个人的人生。冒名顶替上大学,则直接偷窃了另一个人的人生,偷窃了另一个人改变命运、改变所处阶层的也许是人生中唯一的一次机会。这么严重的罪恶,如果还不负刑事责任,实在是让人有点想不通。

这么严重的罪恶,在过去漫长的几十年中,在中国大地上,到底发生过多少次,到底伤害了多少个学生、多少个家庭?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严重的罪行,难道仅仅靠媒体、公众来监督曝光一下就可以了吗?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严重的罪行,难道仅仅是处理几个人就可以了吗?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严重的罪行,难道仅仅是学者教授们探讨一下要不要入刑就可以了吗?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严重的罪行,难道仅仅发生过这两起,难道仅仅局限在山东省?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严重的罪行,难道还不应该让全国各大高校开放学籍档案,让凡是怀疑自己被冒名顶替的人都能方便地查找真相吗?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严重的罪行,难道还不应该在中央设立举报电话和邮箱,接受全国人民的举报吗?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严重的罪行,难道还不应该由中央部署,来一场自上而下的全面彻查与清理吗?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严重的罪行,难道还不应该由中央部署,围绕教育公平,来一场轰轰烈烈、正本清源的反腐败斗争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