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占领市政厅”,你可能不知道的九个问题

纽约“占领市政厅”,你可能不知道的九个问题

文 | 新约客

上周,一个起初看上去不起眼的运动渐渐占据了人们的眼球,一小群纽约客占领了纽约市政府对面的市政厅公园。

不熟悉美国街头运动的纽约华人居民对此感到困惑乃至反感,简体中文自媒体颇多对这一名为“占领市政厅”运动的抨击性描述。

那么究竟“占领市政厅”是怎么回事?纽约华人资讯网编辑综合《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和相关资料整理的这篇问答或许能给你一个大概的全貌。在对华人读者期待了解的以下这9个问题回答之前,需要先澄清一个误会,就是所谓“占领市政厅”并非真的占领了市政厅,而只是市政厅旁边的公园 —— 美国公民集会通常都发生在类似公共空间。当然,他们也会在市政厅门口静坐集会。

来源:纽约时报、Gothamist等

1。 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场抗议始于周二晚上,当时大约100名抗议者开始占领曼哈顿下城的市政厅公园(City Hall Park),其中一些人还在那里过夜,目的是让更多的人关注他们对警察局大幅削减预算的要求。

2。 起初是怎样的?

在短短几天内,一场运动生根发芽。始于一小块只有几平方英尺的草坪,抗议活动现在演变成了“占领市政厅”( Occupy City Hall ),已经占据了公园的大部分区域,并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广泛关注。志愿者们纷纷涌入公园,送来食物、咖啡和各种用品,搭建起了营地。

3。 警方的态度如何?

到目前为止,警方还没有驱散这次集会,这次集会的灵感来自2011年在曼哈顿下城金融区祖科蒂公园(Zuccotti Park)举行的“占领华尔街”(Occupy Wall Street )示威活动。但抗议者和警方在使用雨伞、帐篷和自行车的问题上产生了一些分歧。

Gothamist的记者在运动最初的时候来到现场,看到数十名警察站在旁边–无论是便衣还是穿制服的警察,都在观察抗议者。 沿着公园设置了路障。 一名抗议者搭建了一个吊床,但在周三下午被告知要把它拆掉。 警方允许这群人留下来抗议 —— 但不允许用油布搭建帐篷或遮阳结构。 警方称这在技术上违反了城市卫生管条例16-122(b)–被定义为 “街道障碍”, “任何人将任何箱子、桶、商品包或其他可移动的财产 “放置或留在公共街道或地方都是非法的(可能导致100至150美元的罚款)。

4。 谁带的头?

市政厅扎营活动最初由草根组织“发声纽约”(Vocal-NY)带头发起。这个组织是5月底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于明尼阿波利斯警方之手后,纽约爆发的抗议浪潮的最新成员,同时也是成立已超过20年的民间团体。

“占领市政厅”撤资警察官方活动海报。

“发声纽约”的组织总监贾瓦扎·詹姆斯·威廉姆斯(Jawanza James Williams)认为,占领警察是向纽约市施压,迫使其将警察预算削减至少10亿美元的一种方式。该组织要求将这笔资金转移到教育和社会服务等其他资源上。

“发声纽约”总监贾瓦扎·詹姆斯·威廉姆斯

据该组织官网介绍,“发声纽约”建立于1999年,前身为NYCAHN(纽约市艾滋病住房网络),在工作中,他们发现艾滋病毒/艾滋病并不是一个孤立的健康问题,而是根源于种族、性别和经济不平等的体制不公正的症状。由此该组织努力的范围从为艾滋病毒/艾滋病患者赢得治疗扩大到解决这一流行病的根本原因,如无家可归和大规模监禁,并于2010年正式更名“发声纽约”,以更好地体现其在纽约最边缘社区开展的多议题、多选区的组织工作。

“发声纽约”官网首页

“发声纽约”是一个纽约全州范围的草根组织,“怀着减少伤害、消除耻辱的坚定信念”“为基于正义、公平和爱的体制变革而奋斗”。“发声纽约”说,“最重要的是,我们在工作时认识到,只有通过建立我们中最边缘化的人的领导地位和权力,才能废除系统性的贫穷和不公正。”“我们的运动已经拯救或改善了纽约州各地数十万纽约人的生活”。

5。 诉求是什么?

抗议者是撤资警察运动的一部分,他们关注的是7月1日这个城市预算的最后期限。

纽约市议会议长科里·约翰逊(Corey Johnson)呼吁将该市用于警察局的60亿美元开支削减10亿美元,但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尚未同意这样的削减。

威廉姆斯说:“我们不能什么都听天由命,”他把“占领市政厅”称为“争取解放的人民集市”。

在接受Gothamist采访时,他说:“个别警察——他们可能是善良的人,想在这个世界上做好事,但在一个基于对黑人非人性化的体系中,你无法在这样的世界上做好事。”他说,预算是“道德文件”,显示出城市的优先事项。“他们将治安置于住房、医疗保健、社会服务和教育之上。”

6。 都有谁参加?

参加者大部分是黑人和酷儿群体,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改变了广场。手绘艺术几乎覆盖了政府基础设施的半壁江山:地铁入口、金属路障和售货亭——与街对面的石灰石市政建筑形成鲜明对比。

7。 面对新冠传播风险,他们怎么办?

新冠状病毒的威胁也笼罩着这次运动。在高峰时段,抗议者不可能保持社交距离。数千人在广场上摩肩擦踵挤来挤去,尽管占领行动还在向南蔓延。到了晚上,抗议者仍然聚集在草坪上,戴着口罩睡觉。还有一些人会在睡觉的时候把睡袋和防水布铺开到更远的地方。

参加者们比较在乎戴口罩。

8。 现在那里变成什么样了?

为了使这个空间适于居住,一个复杂的网络被建立起来。组织者建造了图书馆、社区花园,甚至还为爱茶人士建造了小屋。他们收集了准备好的食物、水、洗手液、毛毯、维生素和香烟等捐赠品,还精心组建了专门负责安全、卫生和食品分发的小组。

橙色臂章将排险队与医护人员区分开来,医护人员戴着用电子胶带制成的红十字标志。到周六,组织者已经安装了互联网服务,并制定了洗衣时间表。

营地由经验丰富的组织者和第一次参加活动的志愿者组成。

23岁的塞拉·妮可(Sierra Nicole)来自西哈莱姆区(West Harlem),她对《纽约时报》的记者说,在周四下午刚到这里的时候,她可没想到自己会成为接待台的管理员。妮可来的第一天,到桌子前只是想了解更多信息,然后她看到一个志愿者看起来很累,就主动提出替他。他同意了。

几个小时后,一位想成为志愿者的抗议者走向妮可。下一个空位是8小时后的凌晨3点。但这位女抗议者似乎并不介意。妮可帮她签了名。

许多志愿者夜以继日地工作。周五凌晨4点,来自上东区的31岁的格雷戈里·勒克莱尔(Gregory Lecrocq)开始在食品站上班,为早起的人做三明治早餐。因为做志愿者,他从早上8点睡到下午3点。然后通常下午4点,他会回到抗议现场。

占领运动也成为了其他游行的集会点。来自曼哈顿上城区和布鲁克林区的抗议者在此停留以示支持,并带走了食物和水。

一些抗议者说,他们计划在预算截止日期之后继续留在广场上,直到他们提出的系统性改革的要求得到满足。威廉姆斯说,他并不反对人们待得更久。

许多抗议者说,他们承诺要每晚都睡在这里,直到月底。他们拥有生存所需的一切:食物、水、衣服、淋浴间和卫生间。

还有一些人说,他们会试着隔晚来一次。还有不愿意睡在外面的人说,他们从日出到日落都愿意做志愿者。

组织者说,运动中充满着反消费主义、包容和友爱的氛围。所有的东西都免费,抗议者们不断地相互守望。他们说,让营地成为弱势群体的安全空间也是当务之急。

不管怎样,“发声纽约”的成员们说,他们对自己组织的这场运动持乐观态度,认为它能够长期维持下去,该组织的毒品政策协调员、34岁的贾斯敏·布德内拉(Jasmine Budnella)说。

9。 是不是有点儿太欢乐了?

‍参加者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美国革命青年版广场舞。

晚上的音乐会。

随着运动的扩大,组织内部一些不满的声音开始出现。有 要求撤资警察运动的支持者对参加集会的年轻人和白人数量,以及偶尔过于欢快的气氛表示不满。

组织者回应说,该运动能够包容不同的意见是成功的标志。

随着这一周的进展,组织者说,他们已经努力确定了正确的基调。威廉姆斯说,尽管展现欢欣是一种重要的抵抗形式,但他们不想让人们忘记自己聚集的原因。有时,占领活动会显得像节日一样。但在这些时刻,往往会有演讲者强调需要保持警醒和警惕。

周四晚上,一位演讲者冲着人群说:“我们在这里,是因为黑人正在街上死去,”“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社交,我们来这里是为了解决现实生活中的问题。”

。 。 。

周四晚上,莫伊·阿木(Moji Armu)和她的两个孩子——一个6岁,一个9岁——在回家路上偶然发现了示威游行。

阿木说,她过去曾想过带孩子去参加抗议活动,但在电视上看到抗议者与警察发生冲突的画面后,他们就害怕了。但这天,她的孩子们注意到在“占领市政厅”的集会上有一个艺术制作站,于是跑到装着颜料管的托盘前。

然后,她6岁的儿子茫然地停了下来。他没有意识到,他所目睹的——艺术制作、舞蹈——可以被视为抗议。

他问妈妈,他是否刚刚参加了第一次抗议活动。妈妈笑着回答:“当然,你参加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