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家两个女人的暗斗:梅拉尼娅如何阻止伊万卡侵犯她的领地

川普家两个女人的暗斗:梅拉尼娅如何阻止伊万卡侵犯她的领地

编者按

明天,一本题为《她的交易的艺术:梅拉尼娅·川普不为人知的故事》的传记将要上市,目前该书已经在亚马逊预售,排在了传记类销售排行榜首位。

在她的公众生活中,梅拉尼娅·川普一直刻意保持神秘,与川普的女儿伊万卡相比,她似乎甘愿游离在政治场景之外,保持花瓶形象。但《华盛顿邮报》政治记者、普利策奖得主玛丽·乔丹(Mary Jordan)希望挖掘历史,在2016年选战期间与梅拉尼娅面对面做过访谈,并在五个国家采访了100多人,包括川普家族的密友后,她为这位第一夫人描绘了一幅前所未有的肖像。在乔丹笔下,梅拉尼娅是一个精明、坚强、雄心勃勃、深思熟虑的女人。在幕后,她不仅积极鼓励川普参选,是川普总统核心圈子的一员,在一些关键决策上,她还是川普唯一最有影响力的顾问,包括说服川普选择彭斯作为他的竞选搭档,同时劝丈夫放弃在移民遣返问题上的“骨肉分离”政策。

我们节选的这部分发生在川普入主白宫之后,从中不仅可以看到这位史上最寡言少语的第一夫人对丈夫的影响,也能瞥见她如何扼制住伊万卡在白宫的势力上升。

乔丹说,在某种意义上,梅拉尼娅与她的丈夫是一种人,都不介意将事实稍稍扭曲,包装成对自己更有利的表述。对于这位移民如何通过H1-B和EB-1的路径移民美国,这当中她是否扭曲了事实,书中都提供了证据。美国的第一夫妇现在是否分睡两室,书中也有答案。

乔丹说,现在的梅拉尼娅在白宫已经越来越自如,并真诚地希望她的丈夫能够连任成功,在选战中,不要小觑她的力量与手腕。

撰文 | 玛丽·乔丹

编译 | 胡安

来源 | 华盛顿邮报

本文改编自于6月16日由西蒙与舒斯特出版公司(Simon and Schuster)出版的《交易的艺术:梅拉尼娅·川普不为人知道的故事》(The Art of Her Deal: The Untold Story of MelaniaTrump)。

一开始,梅拉尼娅·川普(MelaniaTrump)甚至不喜欢别人用她的新头衔称呼她。

“她说,‘别叫我第一夫人了,’”大选后曾与梅拉尼娅共事的一位人士回忆说。

这位以喜欢发充满表情符号的短信而闻名的纽约妈妈现在被邀请到全国各地演讲。多年来,她和丈夫都有保镖,但现在她24小时都受到特勤局特工的保护。总是有人在她的门外站岗,外界对她丈夫的敌意更是令她担心。

“从本质上说,我认为她是个注重隐私的人,她花了很多时间来适应公众生活,”一位曾在竞选中与川普共事、与川普家庭保持密切关系的人士说。

其他国家的第一夫人也会觉得很难适应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而梅拉尼娅为人细致,凡事都想先规划好,喜欢慢慢做事。无论竞选期间的压力有多大,她都拒绝匆忙行事。据川普竞选团队的许多人说,大选之夜的胜利连川普自己都感到意外,而且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几乎没有准备。川普甚至表示,大选结束后他要立马去他在苏格兰的一个高尔夫球场,这样他就不用看着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喜气洋洋庆功了。一位竞选助手回忆说,在等待结果时,川普“对[他的私人飞机]飞行员说,‘给飞机加好油。’”

他获得的选票并没有希拉里多,但他赢得了关键的州和选举人团的票数,这使他成为了总统。川普和他的团队赶忙开始写获奖感言,向白宫生活过渡。

2017年9月,川普夫妇在白宫椭圆办公室

梅拉尼娅也没有准备好搬去华府。川普竞选期间被曝出的一系列不忠行为仍然令她如鲠在喉,很多报道出来的细节,她是和全国民众一起了解到的。她也非常希望巴伦(Barron)能在纽约完成他的学年,不至于匆匆和朋友们分别,而且留在纽约能为她适应第一夫人的新角色争取时间。她需要自己的员工。川普的工作人员已经驳回了她关注网络欺凌的愿望,人们想知道她还打算做些什么。

据几位与川普家族关系密切的人士透露,梅拉尼娅当时正在就修改与川普的财务安排进行谈判——梅拉尼娅称此举的目的是“照顾巴伦”。

在川普的几次婚姻中,婚前和婚后协议就跟结婚戒指一样,属于标准程序。他的第一任妻子伊万娜(Ivana)曾三次就协议进行重新谈判;与川普结婚四年后分居的马拉(Marla)在离开时只拿了相对较小的一笔钱,就连川普的一名律师都表示,他觉得她应该能拿到更多。川普在书中谈到过婚前协议,并对此大加吹嘘,称任何没有婚前协议的富人都是“失败者”。在总统竞选期间,梅拉尼娅觉得很多情况在他们签署婚前协议以来都已经时移事易。她和他在一起很长时间了——比任何女人都长。她相信她对他的成功做出了至关重要的贡献。

有传言称,川普可能不会在掌管完国家后重新回去管理川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而梅拉尼娅希望确保巴伦得到他应得的遗产份额,尤其是在伊万卡(Ivanka)掌管家族企业的情况下。

她一边制定自己作为第一夫人的计划,为儿子寻找一所新学校,一边努力要求丈夫为她和巴伦签署一份更慷慨的经济协议。这个时机挑得相当聪明。

2017年10月,梅拉尼娅在听川普在白宫南草坪的讲话

川普在《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中写道:“你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从实力入手,而筹码是你能拥有的最大实力。筹码就是拥有别人想要的东西。比这更好的是,拥有对方需要的东西。而最好的是,拥有对家根本离不开的东西。”

在纽约期间,梅拉尼娅有了新的筹码。空荡荡的第一夫人办公室让川普很恼火。他想让她和他在一起。川普的一些朋友对梅拉尼娅感到不满,不仅是因为她决定继续留在川普大厦引发了他们相处不融洽的传言。他们还想让她入主白宫,因为有了她,川普会更冷静。他们认为,如果她和他在一起,他就不会那么频繁地发推特,也不会那么冲动。

在他执政最初的几周内,出现了人员冲突、令人尴尬的泄密以及在机场引发大规模抗议的有争议的旅行禁令。2月16日,川普举行了75分钟的新闻发布会,反复否认出现任何混乱,并表示,“这届政府就像一台经过精密调校的机器,”并补充说,“我没有咆哮,也没有勃然大怒。”

“那个女人!她会让他完蛋的,”托马斯·巴拉克(Thomas Barrack)是川普的朋友,主持了川普的就职典礼,在一次会议上,他这么谈到梅拉尼娅留在纽约的决定。“她为人太固执了。她应该和她丈夫在一起。他是美国总统。”

几周过去了,川普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梅拉尼娅给他们的关系带来的影响。在川普几个大一点的子女中,甚至至少有一个给她打电话,敦促她花更多的时间陪伴他们的父亲,告诉她,他需要她的平衡。梅拉尼娅知道,纽约有些人认为她不过是个拜金女,对她不屑一顾,但现在,其他人终于开始意识到她的价值。

但留在纽约也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梅拉尼娅没有意识到,她和巴伦生活在这个大都市里,在安保方面会带来如此庞大的费用和麻烦——每月要花费数百万美元。特勤局寻求更多的资金。纽约警察局(NewYork Police Department)表示,光是该部门每天的安保成本保守估计就达到了12.5万美元。

仅仅是把巴伦送到他位于曼哈顿上西区的哥伦比亚文法预备学校(Columbia Grammar and Preparatory School)上课,就为学校周边带来了严重的交通问题。其他很多家长都很忙,也很有钱,碰到接送孩子的时间老是被推迟,听说他们为了梅拉尼娅和巴伦得“等一等”,一些家长对这些干扰和不便炸了毛。而且即便特勤局的人一直都在,父母们也担心自己孩子的安全。更不用说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激进的纽约民主党人,他们投票给了希拉里·克林顿,完全无法忍受川普。

梅拉尼娅知道,每天都有抗议者站在川普大厦前举着标语,指责她的丈夫憎恨移民和女性。数十万人在网上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川普夫妇自行支付她选择留在纽约的“高昂”费用。她留在纽约的时间越长,人们就越认为他们的婚姻岌岌可危。情人节那天,梅拉尼娅没有返回华府。

帮助梅拉尼娅开设白宫办公室的高级顾问斯蒂芬妮·温斯顿·沃尔科夫(Stephanie Winston Wolkoff)此前刚告诉CNN,梅拉尼娅“致力于”保护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留下的第一夫人菜园。与此同时,她的丈夫在白宫发推特谈论“非法泄密”。

梅拉尼娅不喜欢别人在文章中写到的自己。多年来,她与媒体打交道的经验就是回答时尚杂志的问题;现在,她被问及的不是自己的护肤心得或时尚选择,而是作为一名移民,她对丈夫强硬的边境政策有何看法。她几乎无法控制媒体刊登的内容和照片。她告诉人们,反正不管她做什么都会受到批评,所以还不如就这么为所欲为。梅拉尼娅说她会留在纽约,直到学年结束。而且她坚持了自己的立场。

川普身边的每个人都不喜欢这种安排。与川普保持密切联系的巴拉克开始要求梅拉尼娅的朋友们参与“家庭事务”,在他们看来,这可以被解读为敦促她“不要再就婚前协议重新谈判”,或者用另一个人的话说,“赶紧去华府吧。”外界认为巴拉克跟川普的大女儿伊万卡走得更近,而不是梅拉尼娅。

当梅拉尼娅留在纽约时,伊万卡继续在白宫西翼安家,那里的工作空间狭小而有限。据一些人说,她还盯上了东翼,那是第一夫人的地盘。伊万卡提出了很多想法,其中一条是建议将“第一夫人办公室”改名为“第一家庭办公室”。梅拉尼娅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这是传统,她不会让继女改变它。

伊万卡和女儿在白宫西翼的草坪玩耍

伊万卡的办公室继续留在了白宫西翼。梅拉尼娅迟迟不离开纽约,这让她从一开始就处于不利地位。甚至可以用来支持第一夫人办公室的一些工作岗位和预算也被转移到用于支持西翼的人马,包括伊万卡。

特别是在川普政府执政的头两年,白宫的一些人感到,白宫西翼在积极设置路障,故意不支持第一夫人办公室。但其他人认为,这只是混乱中的一个疏忽。伊万卡和父亲关系特别亲密,和父亲在一起的时间也比兄弟姊妹们长得多。父女俩不仅在川普集团密切合作,而且她在川普的竞选活动中也发挥了关键作用,现在是川普子女里在白宫里发挥作用最积极的一个。由于梅拉尼娅不在,伊万卡享用了白宫的很多福利,比如拥有豪华红色座椅的私人剧院。有人说,她把这所官邸当作了自己的家。梅拉尼娅不喜欢这样。当她和巴伦最终搬进来的时候,她通过加强严格的界限,结束了这种乱局。

梅拉尼娅一直远离新闻,远离麦克风,而其他人则忙于推销自己。梅拉尼娅不需要大肆宣扬自己对总统的影响力,因为她已经拥有了。事实上,当川普听到一位电视评论员谈到他的孩子们的巨大影响力时,他笑着说,“你认为我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听了孩子们的话吗?他们得听我的。”

在白宫西翼工作的人说,他们听到川普批评小唐纳德(Don Jr.)、埃里克(Eric)甚至伊万卡做了或说了一些总统认为没有帮助的事情,但没有人记得他说过任何关于梅拉尼娅的负面言论。他很欣赏她不事张扬,也不吹嘘自己的影响力,在采访中只说“有时”听从自己的建议,有时不听。在白宫,川普觉得自己周围的人都在不停地争权夺利,只顾自己的利益,他比在从政前更看重梅拉尼娅的忠诚和洞察力。

总统的首任公关总监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这样解释这种关系:“梅拉尼娅一直喜欢藏在幕后,但她的影响力令人难以置信。她不会去说‘雇这个人,解雇这个人’。但是只要她告诉总统自己的想法,他就会认真对待。”斯派塞说,梅拉尼娅的风格不是告诉川普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而是给出自己的意见,最后“川普倾向于同意她的观点。”

通常情况下,如果梅拉尼娅在讨论会上发言,“总统就会说,‘她是对的’,然后讨论就结束了。”

接受采访的十几位前任或现任白宫官员认为,梅拉尼娅的影响力在于,川普认为,除了梅拉尼娅,几乎所有人都有私心。但他相信她除了一心希望他成功,别无他想。

在川普担任总统期间,他对他人的戒心有所增强,因为他给了一些人重要职位,这些人在离开他的政府后转头就公开批评他。梅拉尼娅会告诉他,她认为哪些想法会引起选民共鸣,哪些不会。

根据斯派塞的说法,第一夫人是一个“对新闻和信息的贪婪消费者”,她“不仅能把握问题的脉搏,还能把握什么最符合她丈夫的利益”。相比于政策,她更关注他在观众面前的形象。斯派塞解释说,在白宫西翼内外,她的风格都与其他人截然不同。“有些人会跟总统说,‘我们应该这么做。这个国家应该这么做。共和党应该这么做。’”

梅拉尼娅不会这么说。

“她清清楚楚地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相信什么,他的卖点是什么。她很清楚他的处境。她说,‘这就是你。你不需要那样做。’”

其他人对梅拉尼娅的认可程度,已经成为川普对忠诚度的考验标准。在谈话中,他有时会问,“梅拉尼娅是这么想的。你觉得怎么样?”

斯派塞回忆起他离开白宫后与川普的一次电话交谈。斯派塞发表了评论,川普回答说:“你知道吗?梅拉尼娅也这么说。你是对的。”

梅拉尼娅不会在很多问题上发表意见,但只要她发言,分量就足够重。

“认为她对政府没有很大影响力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与梅拉尼娅和唐纳德·川普相识多年的新泽西州前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说。“当她想要自信地说话时,她会选择自己的立场,但只要在她这样做时,总统会倾听。他绝对会在人事问题上征求她的意见。”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在白宫西厅工作的人逐渐明白,川普对于梅拉尼娅喜欢谁(比如顾问凯莉安妮·康韦[Kellyanne Conway])、不喜欢谁(包括参谋长雷恩斯·普里巴斯[Reince Priebus]和后面的约翰·凯利[John Kelly])十分重视。情况很明显,谁如果发现自己站到了梅拉尼娅的枪口,那就肯定处在最致命的地方。正如一位前白宫官员所言:“人们要明白激怒梅拉尼娅的风险——这个风险就是‘砍掉你的脑袋’。我不是在开玩笑……如果她不喜欢你,你就死定了。”

梅拉尼娅于2017年6月11日入住白宫,几乎没有任何声势。她在社交媒体上不像丈夫那么活跃。但在搬家那天,她贴出了一张从白宫窗口眺望华盛顿纪念碑的照片。她刚刚替换了白宫首席招待员,后者曾为奥巴马夫妇工作,负责管理近100名驻白宫工作人员,负责从家庭晚餐菜单到官邸预算的一切事务。

相反,她选择了华盛顿川普国际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的客房总监蒂莫西·哈赖斯(Timothy Harleth)。川普可能无法住在他在当地的川普产业里,但这并不意味着没办法将川普产业带到他身边。而他的妻子,姗姗来迟的第一夫人,将会是替他实现这一点的不二人选。

她的到来并没有在媒体掀起波澜。梅拉尼娅现在在白宫,静静地开始了她这段不可思议的人生中的最新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