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法学者:讽刺!有学者不满中国政治演变移居美国,过上人上人生活

旅法学者:讽刺!有学者不满中国政治演变移居美国,过上人上人生活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2020年5月14日 星期四 晴

终于到了和大家说再见的时候了。按照中国人的习惯,对外才说感谢,所以感谢的话就不说了。

今天先和大家分享一个期待已久的好消息:日记已经确定出版,而且还有可能预留一个彩蛋——几篇未发表的日记也将由出版社独家刊出,也算是保持一个神秘吧。

借这个机会,还是有几句话要和大家坦白。首要的就是为什么要写巴黎日记。

作为一名政治学者,我一向认为构建理论非常重要,用理论去解释现实、解决问题也同样重要。政治学是一门社会实践性很强的学科,构建理论不是目的,解决问题才是。

对一种理论的否定从来不是来自理论,而是实践。西方从理论上否定中国道路几十年,但一直面临越来越大的挫败,就是因为中国的实践就是对西方质疑和否定的最好回答。而要回应西方的理论攻击,最好的回答也是它们的表现。

此次疫情,集中且突出地给中国政治学者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从东西方在同一时期、面对同一挑战的悬殊表现,构建自己的理论自信,打破西方价值观的神话。巴黎日记就是这一历史时段的一个组成部分。

其次,我是2000年到法国留学,和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留学生不同,我们那一批同学要么回国,要么留在法国,但几乎没有一个愿意加入法籍。到2010年前后的留学生,则更为不同:他们一到假期就立即回国,实在受不了法国单调、乏味和宁静的生活。国内由于人口众多,市场广大,各种应用和发明都有市场和可观的回报,所以生活自然是格外的多彩。更不用说数不胜数的美食美景,以及西方目前最为缺乏的安全和便利。

如果说八九十年代的留学生缺乏对自己的国家自信——那个时候国内平均工资30元,一个在法留学生的奖学金就高达7000人民币一个月,这种反差是无法建立自信的。我们这一代则是逐渐建立起了自信,而随后的一代则是带着自信来到法国。

说来颇为讽刺,就是自由派学者也是这种发展的巨大受益者。曾有一位学者不满中国政治演变,愤而卖掉在国内的住房,移居到美国,过上了人上人的衣食无忧的生活。

2000年我到法国的时候,一年的费用要10万人民币,也就是一万欧元左右。当时山东滨州这样的三四线城市90平米左右的房改房还不到五万。现在这样的房子市场价已经超过100万。可是现在去法国留学的费用则降到7万人民币,还是一万欧元左右。虽然人民币的购买力在国内大幅贬值,但相对于国际货币却在大幅升值。这背后就是东西方这几十年的发展差异造成的。

最后,作为道别的一个心意,和大家分享一篇我最喜欢的文章——《只有去中国才能看到未来》。这篇文章写于七年前,经过变幻莫测的时光检验——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尤其是新冠病毒的考验——其说服力更为增强,对其结论更有信心。

当然,在分享之前,还是要再谈一下解封第四天的法国。

今天引发众怒的是法国著名制药厂赛诺菲。昨天这家药厂宣布一旦疫苗研制成功,将首先供给投入研发资金的美国使用。负责经济的国务秘书声称这是不可接受的,药厂则回应如果欧洲也能提供同样的财政支持,它也将一视同仁。

赛诺菲的声明再一次显示了资本的狂妄和嚣张,和美国的财团巨头马斯克毫无二致,也同样显示了美国的霸道——这就是它对待盟国的方式。3月中旬美国就曾经要收购德国一家疫苗研发企业,要求他们整体搬到美国,为美国所有。这一提议后被德国拒绝。现在美国又通过投入研发资金的方式试图垄断疫苗的使用。

这使我想起了西方正在热炒的产业链去中国化的问题。它们的主要理由是医疗资源过于依赖中国是很危险的。可是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在全力满足世界对医疗物资的需求时,可有利用医疗物资施加政治和外交压力?捷克、加拿大和中国的关系紧张,中国不也照样对它们出口吗?海地和中国还没有外交关系,中国不也是一视同仁吗?

反倒是美国,完全放弃自己的大国责任,损人利已。客观而言,全球目前的产业链是通过市场自然形成的,是符合经济规律和原则的。任何一方要想强行改变,难度很高,代价很大,真正的是损人不利已。西方所谓对中国的担心,并没有任何客观实据。一个国家的诚信和制度无关,中美制度不同,但在承担国际责任上,中国的表现要远远优于现在的美国。

今天法国有两所学校因为出现疑似病例而关闭。单日新增死亡人数达到解封以来的新高:351人死亡,比昨天增加了268例,其中养老院累计死亡终于还是超过一万人。新增确诊达到1026例。虽然重症持续减少,但整个趋势并不乐观,

法国再度封城的可能性越来越高了。由于担心第二波疫情,今天欧洲五大股市英、法、德、西、意全线下跌。

解封后的意大利死亡人数也在增加,单日新增达到262例,比昨天多出67名。

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新冠疫情发展情况(图/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官网)

疫情发展到今天,意大利和法国终于开始大规模使用电子监控技术了。法国戴高乐机场配备了摄像头,以对乘客进行检控,体温超过38度将会被隔离。意大利则在罗马的菲乌米奇诺机场,给安防人员配备能智能监测人们体温的特殊头盔。这是全欧洲的第一例。需要说的是,智能头盔的生产厂家是中国深圳的一家公司。当然法国和意大利都是学的中国,而且当初它们还一致谴责这种做法侵犯人权。

还是那句话,在病毒面前,价值观、国情、文化都没有用,要么你有效隔离,要么感染病毒,甚至成为病毒的帮凶。全球死亡人数突破30万,85%在欧美,西方也开始缓慢地在改变。从拒绝戴口罩到要求戴口罩,西方用了两个多月,电子技术的应用时间再长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病毒不懂。

但反观中国,上午提出建方舱医院,中午得到国家批复,下午开始筹建团队。两天后,名单上的医护人员已经集结完毕。中国建设雷神山、火神山医院,4.5万名工人都是在三天内从全国各地赶赴武汉进行支援的。这次疫情,中国就像一个朝气蓬勃、活力四射的青年人,欧美则像一个老态龙钟、步履蹒跚迈入暮年的老者。

今天西班牙新增死亡人数上升到217例,这是自5月8日以来第一次回升到200以上。另外西班牙经过检测,只有5%的人感染病毒,但此时的死亡人口已经超过2.7万。法国死亡也超过2.7万,感染人口也只有4.4%。这再一次说明,群体免疫没有可行性。

巧的是,一位很受我尊敬的中学老师发来三问,其中第一个就和群体免疫有关:一、美国感染与死亡人数,如果不是群体免疫,该如何解释?如果是群体免疫,算不算草菅人命?这算不算践踏人权?二、如果美国这两组数字在中国,西方媒体会怎么说?三、中国的扶贫、脱贫之后防返贫,这是不是关涉人权第一要素?西媒是否认为这也是作秀?

现在这个世界在西方主导下就是存在明显的双重标准:如果是欧美都戴口罩,中国以国情、文化为由拒绝戴口罩并生成严重后果,全球(包括国内的不少媒体)绝对会给中国扣上文化落后、制度专制、政府草菅人命和无能的帽子。其实,同样的事只有一个标准:谁面对病毒拒绝戴口罩就是文化落后、制度专制、政府草菅人命和无能。没有第二种解释。

日记收尾前,又看了一下各国的数据。俄罗斯、德国、土耳其、印度、秘鲁、沙特、智利、巴基斯坦、卡塔尔、新加坡、白俄罗斯、韩国等众多国家死亡率都比中国低得多。如果西方认为措施最为严格的中国死亡数据不准确的话,那么这些国家又是什么呢?最重要的是,西方为什么只质疑中国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