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父砍伤8岁女童致其四肢瘫痪,“行凶后自杀未遂”

继父砍伤8岁女童致其四肢瘫痪,“行凶后自杀未遂”

贵州铜仁男子杨再洪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把8岁女儿交给在遵义市湄潭县的前妻不到一个月,女儿小瑾(化名)就被继父陈某连砍4刀。

经医院抢救,小瑾暂无生命危险,但全身右上臂、前臂、左侧膝关节等多处刀砍伤,颈后部刀砍伤并颈髓部分离断伤及四肢瘫痪,目前仍在医院住院治疗。

如今,杨再洪除了伤心,还有愤怒,他说,陈某的家属至今也没来找过自己,更别说道歉赔偿了。他渴望社会爱心人士能帮助女儿重新站起来,更希望法律严惩凶手。

小瑾的生母何某,至今也不知道陈某为何会有此举。5月14日,她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事发时喝了两罐啤酒的丈夫陈某突然行凶,砍伤自己和女儿后用刀抹向自己的脖子,并喝下消毒液想自杀。

5月14日,红星新闻记者从贵州省遵义市湄潭县警方获悉,目前犯罪嫌疑人陈某已被依法刑拘,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被砍伤的小瑾在医院接受治疗。

生父讲述:

8岁女儿被砍伤

其中一刀伤脊髓或高位截瘫

半夜,女儿又从医院的病床上突然惊醒,胡乱地念着一些杨再洪听不懂的话,杨再洪揉揉满是血丝的眼睛,想知道女儿说的什么。

小瑾父亲杨再洪。图据贵州广播电视台2频道官方微信

头上、手上、腿上缠着纱布的女儿没有再做声,但眼神里满是恐惧。

5月14日,说起受伤的女儿,杨再洪几度哽咽。他没有想到,分别不到短短一个月,之前乖巧可爱的女儿就躺在了医院里。

小瑾在医院接受治疗

杨再洪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与前妻在4年前协议离婚,两人育有两个孩子,当时,10岁的儿子归杨再洪抚养,4岁的女儿归妻子何某抚养。不过协议虽如此,但一双儿女还是都跟着杨再洪在老家一起生活。

杨再洪介绍,前段时间我们觉得姑娘长大了,跟着妈妈好点,自己和前妻协商,前妻也答应了,就来把女儿接走了。

“大家说得好好的,4月11日女儿跟着前妻离开了。”杨再洪说,随即,自己离开贵州老家,前往广州,一边当建筑工,一边照顾大儿子。

5月4日晚,杨再洪接到姐姐的电话:女儿和前妻被砍伤了,而且伤情很严重。

杨再洪立即从广州赶回贵州遵义,到医院后,杨再洪发现女儿小瑾被砍了4刀:手上两刀,脚上一刀,颈部一刀。

从5月4日受伤住进医院到5月11日,小瑾在重症监护室呆了整整7天。

“我回去的时候,医生给我说,孩子很有可能醒不过来成植物人。”杨再洪说,所幸女儿最终醒了过来,最严重的伤在颈部,是一个脊髓切割伤,这就意味着孩子极有可能高位截瘫。

对话生母:

孩子继父酒后行凶

曾抹脖喝消毒液自杀未遂

杨再洪说,事发后警方联系了医院将母女二人送医救治。他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对孩子行凶的是前妻的现任丈夫,即小瑾的继父陈某。对于女儿被砍伤的过程,前妻何某并没有给他细说。但他不解的是,“这么小的孩子,不知道他怎么下得了手?”

不仅杨再洪不解,其前妻何某亲历此事也被砍伤,同样也不明白现任丈夫陈某为何突然行凶。

5月14日,何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和丈夫陈某结婚两年了,他是个农民工,之前一直在工地上做活,今年这个情况,就只做了一个月工,但他不会在自己面前表现出压力、焦虑等,展现出来还是比较乐观的。

“我们结婚后一直没吵过架,更别提打架了,感情多好的。我们平常也爱开玩笑、扯耳朵等。之前我们也有意见不和的时候,他都会将就我,是个很好的丈夫。”何某说,从4月初从前夫那里接到女儿,直到事发前,夫妻俩没有产生过什么矛盾。

“那天(5月4日),我们约起出去耍,我也像平常一样开玩笑,我在后边扯他耳朵。他转过头就给我两巴掌,我气不过,就和他吵架了,一时气头上我就提出了离婚。晚上,他喝了两罐啤酒,其实他酒量也可以,平时喝了酒不会闹,当天晚上喝了两罐啤酒没有醉。”何某称,“他喝了酒后,我就去拉他,喊他去把婚离了,他一下拖着我就往厨房去,(就开始砍我)我没有反应过来。他说婚我不会离,要死就一起死。女儿看见我被砍了,就上来拖他,也被他砍了。”

“女儿当时是想来保护妈妈。”何某表示,整个过程大约就几分钟,自己和女儿倒在血泊中,他就停了下来。“他说让我流血到死,这个完全不是平时的他,就像一个魔鬼。事后,他就想自杀,给自己脖子抹了一刀,喝了一些厕所的消毒液后倒在了地上。”

随后,何某挣扎起来,自己下3楼请邻居帮忙报警,母女二人才得以被送往医院。“第四天,派出所的(民警)来医院,告诉我他(陈某)自己把脖子抹了一刀,但伤口不深,现在看守所。”何某说,“等我(伤)好了,我要当面问他,到底是为什么?”

当地警方:

嫌疑人已被刑拘

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

5月14日,红星新闻记者从贵州省遵义市湄潭县警方获悉,目前,犯罪嫌疑人陈某已被依法刑拘,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当中。

当天上午,红星新闻记者致电湄潭县公安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嫌疑人已被控制,但对于相关情况不愿多说。随后,红星新闻记者致电负责该案的湄潭县当地派出所,一位民警称陈某已被依法刑拘,关了几天了,具体案情不便多透露。

孩子生父杨再洪说,虽然嫌疑人陈某被警方带走了,但截至目前,陈某家属没有一个人和自己联系过,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更别说见面谈赔偿的相关事宜了。他说,“凶手的手段特别恶劣,望法律对其予以严惩。”

杨再洪称,事发前自己在广州建筑工地打工,每月收入约四五千元。事发后自己赶回了家,没有了收入。至今,为了抢救女儿,自己和前妻一共花了5万多元,目前还欠医院几万元。

杨再洪说,虽然女儿已经恢复意识,但四肢活动困难,目前是自己和姐姐在医院照顾女儿,儿子在广州独自一人在校。

据了解,仅下一个阶段,小瑾还需要花费10万元左右的费用,这对杨再洪而言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虽然也有好心人捐款,但治疗费的缺口还是很大。杨再洪希望有更多好心人帮助女儿渡过难关,重新站起来。

孩子病情:

疾病诊断书显示四肢瘫痪

医疗费面临缺口

目前,孩子的生母何某也住在医院治疗。她表示,事发后自己被砍了六七刀,仍在医院,但给了前夫他们几万元用于治疗小瑾,自己这边的住院费是陈某的大姐和三姐凑了8000元交的。

“大姐一直在医院里照顾我。陈某的父母身体也不好,为了这事还摔跤受伤了,现在帮我们带4个月大的娃娃,抽不出人去看望他们(小瑾等人)。再者,他(杨再洪)脾气很冲动,他们(大姐和三姐)也不敢过去看。”

何某还表示,这是陈某自己的错,不应该牵连到家人,大姐、三姐人都很好,自己不怪他们任何一个家人。如果警方协调,这边的人肯定是要去的。

5月14日,红星新闻记者在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出具的疾病诊断书上看到,小瑾全身右上臂、前臂、左侧膝关节等多处刀砍伤,颈后部刀砍伤并颈髓部分离断伤及四肢瘫痪,目前仍在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书上,医生杨恩落款签名证明了其病情真实。

小瑾所在医院出具的疾病诊断书。

当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从小瑾所在的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医务科了解到,目前,小瑾还在医院骨科治疗。她5月4日入院,脊髓被割伤,在重症监护室呆了几天,家属交了5000元钱,目前花费48000多元,差43000多元。

5月14日,在杨再洪的申请下,遵义市红十字会联合轻松筹发起了金额为30万元的筹款,但截至当日21时许才筹到5万元。

5月15日,杨再洪的心情愈发难受,“昨天晚上我问了医生,他说最好的治愈结果就是能够坐轮椅,希望都很小,(会)大小便失禁,小孩的人生该怎么度过啊……”

贵州省妇联已介入

将持续关注孩子病情 提供心理辅导

5月14日,贵州省妇联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贵州省妇联获悉此事后高度重视,各级妇联立即行动,主动与相关部门对接,详细了解受害女童家庭情况、治疗情况以及施害人处置情况等。

小瑾在医院接受治疗。图据贵州广播电视台2频道官方微信

当天,贵州省妇联副主席、党组成员龙丽红率权益部及相关部门到医院看望和慰问被砍伤女童小瑾,送去慰问金5000元,并鼓励她要有信心,积极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康复。要求妇联组织持续关注小瑾的病情和家庭情况,积极协调相关部门为孩子提供更好的医疗保障及心理辅导。同时,要加强对家庭教育宣传工作,加大“反家暴”宣传力度,提高家庭成员对家庭暴力危害性的认识,唤起社会各界对家庭暴力问题的重视和关注。

红星新闻记者 蒋麟 图据受访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