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一县长8年受贿千万遭起诉 曾涉秦岭违建别墅案

陕西一县长8年受贿千万遭起诉 曾涉秦岭违建别墅案

2019年1月9日,中央电视台播出的新闻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整治始末》将陕西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问题公布。至今,包括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在内的至少20多名官员已受审、获刑。

在片中,一名县长频频出镜忏悔引人关注。此人便是时任陕西西安市户县(现鄠邑区)县长的张永潮。

在该片中,张永潮说:“你收了人家的钱就要给人家办事,嘴就不好开了。这就导致了心里明白、事情比较难执行下去,最后自己执行的时候,就打了折扣。”

张永潮指的“人家”是谁?他又收了多少钱?近期中国检察网公布了张永潮的起诉书给出了答案:8年先后95次非法收受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币1314.4万元、美元12万元及一辆起亚牌越野车(价值人民币37.8万元)。

为秦岭违法项目提供便利

户县南依秦岭,北临渭水,是西安市3个副中心城市之一。2016年11月24日,国务院批复撤县设区,设立西安市鄠邑区。2017年9月9日,鄠邑区成为西安市第11个区。

2019年1月9日,在新闻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整治始末》中,原户县县长的张永潮频频出镜,该片同时披露,其在2018年11月已被查。

该片播出11天后的1月18日,《陕西日报》刊发文章《惩腐恶一刻不松正风纪半步不退》,文中提到“原户县县长张永潮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张永潮在落马前,曾因违规向企业发放采矿许可证,破坏秦岭生态环境受到过处分。

2018年3月,陕西省通报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移交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问责情况时称,户县政府及县国土资源局在未取得环境影响评价报告和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管理委员会办公室项目准入手续的情况下,违规向企业发放采矿许可证,破坏秦岭生态环境。根据有关规定和干部管理权限,分别给予西安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张永潮(时任户县县长)行政记过处分。

2019年10月15日,陕西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张永潮被双开。他所涉问题不少。第一个便是:罔顾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打折扣、搞变通,为秦岭北麓违规违法项目建设提供便利。

张永潮说,“你收了人家的钱就要给人家办事,嘴就不好开了。因此这就导致了心里明白、事情比较难执行下去,最后自己执行的时候,就打了折扣。”

他说,一旦把权力和开发商利益结合,私利就占了上风。

该片中曾披露,陕西省和西安市对违建别墅清查整治走过场曾让张永潮侥幸过关。“刚好我在这里也有问题,我的问题也很严重,那不处理最好,这是我当时的心理活动。”

据纪委监委披露,张永潮还存在其他不少问题。比如违规使用公车,违规发放奖金;利用职权为特定关系人在工作调动、职务晋升等事项中谋取利益,违规发展党员,违反议事规则,不参加组织人事调整会议;对待群众态度恶劣,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等。

▲2019年1月8日,张永潮曾在央视新闻片中忏悔说,收了人家的钱。图片来源/央视新闻截图

当县长8年受贿超千万

中国检察网公开的张永潮起诉书,披露了一些细节。但与众多受贿案件相似,张永潮受贿主要集中在项目审批、土地性质变更、协调拆迁安置、土地置换等方面。

《起诉书》显示,张永潮被陕西省监察委员会宣布留置是在2018年7月28日,当时其职务已是西安市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涉案罪名为受贿。

1964年12月出生的张永潮是陕西澄城人,曾就读于合肥炮兵学院。1999年12月,张永潮到西安市一区级组织部担任助理调研员。此后,他还在当地街道办、区委组织部担任过职务。

2010年6月,张永潮来到户县工作,历任户县县委副书记、副县长、代县长、县长等职务。2017年9月,张永潮离开户县,转任西安市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

在户县任职的近8年间,张永潮进行着疯狂的敛财。

《起诉书》显示,2010年至2018年,张永潮在担任户县代县长、县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33个单位和个人在项目审批、土地性质变更、协调拆迁安置、土地置换、资金周转、子女入学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先后95次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币1314.4万元、美元12万元、起亚牌越野车一辆(价值人民币37.8万元)。

▲2019年1月8日,央视新闻片中首次透露,张永潮已被调查。图片来源/央视新闻截图

54次受贿发生在春节前

上游新闻记者根据《起诉书》统计,张永潮先后95次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中,有58次发生在节庆期间。

其中以春节前最多,有54次,其次是中秋节3次,五一节1次。

在这些节庆中,张永潮受贿的金额有少则价值2000元的购物卡,还有多则50万元的人民币。

虽然行贿场所多在张永潮的办公室,但也有人会趁着过年期间,追到张永潮的老家陕西澄城县给他送钱。

比如,陕西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梁某。为了能承揽陕西省某职工医院第二生活区的建设工程项目,从2013年到2015年,每年春节前,梁某都会提着钱去老家看望张永潮。2013年春节前,梁某给了张永潮10万元,之后两年又分别给了张永潮20万元。

在33名行贿者中,涉案数额最多的前三名均是开发商。

行贿最多的是陕西某产业公司法定代表人胡某。2012年至2015年,胡某先后8次给张永潮共计250万元。

胡某希望张永潮能在某公寓项目的土地用途变更、拆迁安置费用补贴等事项上为其提供帮助。

同样也是从2012年至2015年,张永潮还先后7次收受陕西某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送来的人民币共计143万元,美元1万元和一辆价值37.8万元人民币的起亚牌越野车。李某希望张永潮能在某镇的安置房建设项目及工程款支付事项上提供帮助。

此外,陕西某置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杨某先后5次送给张永潮共计116万元。杨某的诉求是希望取得建设资格、推进项目进展、协调工程代建费用等,还希望承揽美丽乡村等项目。

▲警示教育片《秦岭之殇之任性的权利——西安市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原户县县长张永潮严重违纪违法案警示录》在当地组织观看学习。图片来自网络

一次帮助多次收钱

除了与开发商关系密切,《起诉书》显示,张永潮多次因同一件事情多次收受他人钱款。

其中,次数最多的是一家置业公司。该公司为了能推进土地更变性质,项目负责人多次寻求张永潮的帮助。从2011年至2016年,张永潮收了9次钱,虽然每次金额二三万元,但5年间,张永潮累计收受人民币共计19万元和1万元美元。

在秦岭相关的案件中,秦岭内著名的别墅区“西安院子”,因项目在拆迁协调、电缆落地等事项遇到困难,公司实际控制人郭某曾多次找过张永潮。

从2013年至2017年,从最初的2000元购物卡到后期的5万元现金,张永潮都予以收受,6次收受人民币共计6.4万元及美元5万元。

除了在项目审批、土地性质变更等方面收钱为人提供帮助,张永潮还在工作调动,子女入学等方面收钱办事。

2015年下半年,同某的儿子想进入某事业单位工作,因为张永潮是时任户县县长,同某便找到了他。2016年春节前,同某给了张永潮50万元。

2012年,李某的儿子想跨学区就读某小学,李某便找到张永潮,希望县长能出面找到该小学校长,为此李某分两次共给了张永潮20万元。

《起诉书》显示,在监委调查期间,张永潮不但能够较为主动的如实供述其涉嫌犯罪的主要事实,还能够积极配合调查,主动退交全部涉案款项,有悔过表现。张永潮涉案数额特别巨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关于张永潮案开庭及宣判的公开消息尚未披露。一个名为《秦岭之殇之任性的权力——西安市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原户县县长张永潮严重违纪违法案警示录》的警示教育片已从去年底开始在当地多部门进行集中观看和警示。

今年3月,陕西省委、省政府部署在全省开展为期两年的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和矿产资源开发突出问题专项整治。整治工作的重点对象是党政机关、企业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特别是针对主要整治领导干部违反党纪党规、法律法规,利用项目决策、干部人事、审批监管等职权或职务影响,采取指定、授意、暗示等方式,在工程建设、矿产开发中滥用职权、谋取私利,搞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行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