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新增确诊病例连续十天破万 医护人员出现大规模感染

俄罗斯新增确诊病例连续十天破万 医护人员出现大规模感染

当地时间5月13日,俄罗斯普京在克里姆林宫召开有关疫情防控部署的线上会议。(图片来源:俄罗斯总统府网站)

普京的身边,已经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新冠患者。5月12日,俄罗斯总统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对媒体承认,自己确诊入院。

此前,俄罗斯联邦文化部长柳比乌娃、建设部长雅库舍夫以及上任不到半年的新总理米舒斯京都已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一些被美国财政部列入“普京核心小圈子”的精英人士也未能幸免。5月7日,俄罗斯亿万富翁、卢克石油公司副总裁列昂尼德·费敦也宣布确诊。

在很多俄罗斯高官和精英人士感染新冠的背后,是俄罗斯疫情进入5月份后的“大爆发”。5月13日,俄罗斯新增确诊病例10028人,连续10天单日新增病例数过万,目前确诊病例总数已达242271例,约半数出自莫斯科。目前,俄罗斯的新冠确诊患者数居世界第三,仅次于美国和西班牙。由于西班牙的新增病例增速已经趋缓,俄罗斯的累计确诊病例数预计很快就会超过西班牙。

莫斯科市长近日索比亚宁对媒体表示,有10万人确诊的莫斯科,实际感染者可能已经超过30万。他还公开表示:“我们需要为流行病的蔓延和传播做长期准备了。这是现实,我们应该面对现实。”

但面对严峻的疫情,普京却在5月12日下达指令,允许疫情较轻的地方政府放宽防疫措施,尽快复工。与此同时,在欧美各国,5月上旬开始实施的逐步解封政策导致了新增病例数反弹上升,甚至是新的聚集性病例暴发。

在一些流行病学家看来,现在欧美的疫情态势是解封后正常的疫情回潮,还是第二波全球大流行的序章,尚难以定论。

松懈之下的疫情暴发

作为新冠疫情暴发较晚的北半球国家,俄罗斯本有较长的准备时间。但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高际香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俄罗斯采取隔离措施晚、民众不重视等因素,最终导致了疫情恶化。

2020年1月,在武汉的新冠疫情发生后不久,俄罗斯采取了一系列针对中国的防疫措施。普京随后向民众保证,局势已“得到控制”。但与此同时,约100万人从欧洲各国回到莫斯科等城市,俄罗斯政府却没有及时进行隔离检测。

3月2日,莫斯科出现首例确诊病例;三天后,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确诊首例患者;又过了一天,俄罗斯各地新增六名患者。以上病例全部来自意大利。3月中旬,俄罗斯确诊病例超过100例,其中已出现十多例源自欧洲、二次传播的本土病例。3月底,俄罗斯终于切断和欧洲其他国家的交通往来。但此时,俄罗斯新冠病例单日新增已超过500例,疫情已呈暴发之势。

长期松弛的政策也让俄罗斯民众放松了警惕。数据显示,当前俄罗斯只有三成民众佩戴口罩上街。直到5月12日莫斯科全市确诊病例数接近10万时,市政府才首次强制要求市民戴口罩上街。其他地区政府也都各行其是,有的更早发布禁令,有的仅发布建议,有的则尚无动作。

“俄罗斯在政治体制上本是一个总统相对集权的国家,但在这次防疫工作中,联邦政府赋予了各个联邦主体(相当于中国的省)较大的自主权,联邦政府则在财力上给予支持。”高际香对指出。

4月2日,总统普京首次授权各个联邦主体自行制订防疫政策。俄罗斯地域辽阔,虽然所有联邦主体都已发现确诊病例,但主要病例集中于少数城市,所以普京的决策并不令人意外。

不过,这也使得各联邦主体在疫情前期的防疫政策乱象丛生。莫斯科市政府在4月一度实行的“电子通行证”制度,就是一个典型的现实例证。这本是一项出行限制措施,但居民只要通过线上、电话或短信方式就可以领取到合法出门的工作通行证。“实际上那几天出行的人增加,地铁里非常拥挤,也是引发大规模感染的一个原因。”高际香指出。

相比防疫措施,俄罗斯在医疗资源的准备上比较充分。俄罗斯每千人拥有的医护人员数一直居世界前列,在4月时又已经为疫情准备了约10万张床位。

高际香介绍,即使5月初应对超过十万人的疫情,俄罗斯的物资储备“近两周依然基本够用”。加上目前确诊患者中近半数都是无症状感染者,重症率很低,因而政府尚能为重症患者提供较为充足的医疗资源。

这也是俄罗斯新冠患者病死率极低的原因之一。截至13日,俄罗斯共报告死亡病例2212例,病死率不到1%,比世界平均水平低6.6倍。也有媒体指出,该数据与俄罗斯的统计口径有关。俄罗斯政府仅统计肺部出现病变的新冠病毒死亡患者,而有研究显示,“新冠病毒肺炎直接造成的死亡”可能仅占意大利政府统计的新冠死亡病例的五分之一。

可以确定的是,如果疫情继续在高位发展,俄罗斯的医疗储备资源也会吃紧。高际香获得的一组数据显示,目前该国医用口罩缺口占总需求量的74%,N95口罩缺口也达73%,防护服也只能满足不到一半的需求。俄罗斯独立医务工作者工会主席科诺瓦尔(Andrei Konoval)近日对媒体透露,医护人员已经开始出现大规模感染。

夏天不会带走病毒

在加强全国性防疫工作的同时,俄罗斯总统普京在5月12日再次授权各联邦主体有权在专家的建议下放宽当前的防疫措施,逐步复工农业、工业和建筑业。不过,莫斯科和圣彼得堡都已宣布将当前的隔离防疫政策延长到本月底,暂时不会解封。

意大利等国此前的防疫经验显示,如果全国范围内的封锁措施不一致,疫情严重地区的民众会向其他地区大规模流动,最终导致病毒进一步传播。但是,和急于复工的欧美国家一样,俄罗斯也无法承受长期封锁带来的经济后果。联邦审计署的数据显示,疫情会让该国失业人口从250万激增到超过800万。

而在疫情尚未结束时大规模复工,也是疫情的一大变数。目前累计确诊病例数稍稍领先于俄罗斯的西班牙,解封后不久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就出现一定程度的攀升态势。

被视为“防疫标杆”的韩国,解封后也因首尔梨泰院夜店的聚集性病例暴发再次进入紧急状态,截至5月13日,相关确诊人数已达119例。韩国政府已关闭了此前恢复营业的娱乐场所。

一些学者曾表示,欧洲国家疫情的趋稳下降意味着新冠病毒存在季节性因素,不会在夏季再次流行于北半球。但5月以来的数据反弹让人们对此产生了怀疑。德国伊尔默瑙工业大学教授托马斯·霍茨(Thomas Hotz)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季节性因素的说法“没有任何进一步的科学论证。”

对于俄罗斯而言,情况还更复杂。日内瓦大学全球卫生研究所所长安托万·弗拉奥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即使存在季节性因素,那也只针对南北温带地区。”一些研究病毒在寒带传播的论文指出,在俄罗斯这样的气候条件下,新冠疫情可能会呈现四季波动的持续状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