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DA发现俄罗斯球员使用禁药检验新证据,近期将送达国际足联

WADA发现俄罗斯球员使用禁药新证据,近期将送达国际足联

亚洲头条5月10日报导 俄罗斯足球运动员在兴奋剂丑闻中作弊的新证据将在几周内到达国际足联。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近日向国际足联表示,去年从莫斯科一个处于丑闻中心的实验室中发现了新数据,包括了有关人数不详的俄罗斯足球运动员作弊嫌疑的信息。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拥有涉及几十个不同运动项目的298名俄罗斯人的“证据包”,将提交给反兴奋剂机构和全球管理机构。

当被要求证实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已明确告知国际足联,他们将在5月底前收到与足球运动员有关的“案件包”时,国际足联发言人说:“这是正确的。”

正如《体育邮报》在2017年披露的那样,国际足联在2016年12月首次被反腐败调查人员告知,至少36名俄罗斯运动员——或许更多——在兴奋剂丑闻期间获得了非法协助。

《每日邮报》发现,这些帮助来自于各种各样的途径,包括给一些球员服用提高成绩的药物,给一些没有通过测试的球员服用药物,以及保证他们永远“干净”,不管他们是否服用药物。

最初的36名球员包括参加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23名俄罗斯球员。尚不清楚有多少球员以何种特定方式受益;例如,并不是所有人都服用了非法药物,尽管他们保证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干净”的。

《体育邮报》了解到许多俄罗斯国脚的身份,从U21到正式国脚,他们都没有通过兴奋剂测试。2018年6月,《每日邮报》披露了俄罗斯国家队后卫鲁斯兰-坎博洛夫在2015年未能通过禁药类固醇地塞米松的药检。

该媒体发现,俄罗斯体育部一名官员给实验室负责人格里戈里-罗琴科夫的邮件显示,罗琴科夫被命令掩盖阳性检测结果。

《体育邮报》获得的文件显示,坎博洛夫的阳性尿样被换成了另一名运动员的干净尿样。在这种情况下,尿液会被储存在俄罗斯的10000份样本的“干净尿液储库”中。罗琴科夫同期的手写日志显示,2015年6月,一名俄罗斯特工进行了尿检。

坎博洛夫曾入选俄罗斯2018年本土世界杯初选名单,但在5月落选最终大名单。参加了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两名运动员被列入了11名嫌疑运动员的名单,据信他们曾因服用兴奋剂而受到调查,但俄罗斯当局已排除了他们的嫌疑。

但据了解,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新“证据包”中没有一份与参加2018年世界杯的运动员有关。

这一事件让俄罗斯足球蒙上了阴影,也让国际足联陷入了尴尬。国际足联已经花了三年半的时间参与正在进行的俄罗斯足球兴奋剂调查,但是没有任何进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