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活埋亲娘”:被埋约有两米深,十几名警察挖了一个多小时

男子“活埋亲娘”:被埋约有两米深,十几名警察挖了一个多小时

马某宽在他58岁时干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恶事。

5月2日晚,他将79岁的母亲活埋在离家约3公里的一处废弃墓穴内,于次日凌晨独自回家。

直到5月5日下午,随着警方将墓穴挖开,马某宽的母亲被成功救出,马某宽这个一向沉默寡言的西北汉子,因为“活埋亲娘”在陕西省靖边县变得妇孺皆知。

马某宽的母亲在家人照顾下进行康复训练。 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据靖边县公安局5月5日通报,5月2日晚,马某宽将母亲王某用手推车拉出去后,一直未归,警方经过突击审讯明确王某已被马某宽埋在万亩林一处废弃墓穴。后经全力挖掘,民警将王某成功救出。

5月7日,靖边县公安局一名办案民警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王某被活埋的位置距离地面约有两米深,十余名民警用铁锹挖了一个多小时才将王某救出,“老人获救后很快被抬上担架送去就医,马某宽见到母亲仍然活着一言不发,也没有任何反应。”

一名知情人士称,马某宽自幼丧父,母亲在他12岁那年改嫁,随后带着弟弟妹妹一起远赴甘肃,将马某宽一人留在了靖边,“他是被叔父养大的,直到他40多岁时,母亲才带着弟弟回到靖边,但一直跟弟弟住在一起。”

上述知情人士称,马某宽的弟弟身材矮小,严重驼背,是低保户,回到靖边后,一直是由母亲照顾他,直到去年下半年,王某年纪越来越大腿脚不便失去了自理能力,就被送到马某宽家中,“但去了没多久老人在家中摔伤,此后就再不能下床,经常在床上大小便,马某宽可能是不堪忍受,最终选择将母亲活埋。”

案发后马某宽的家一直大门紧锁。

活埋母亲

5月7日,在陕西省靖边县万亩林的一处土坡上,一位老人望着不远处的一座刚刚被挖开的墓坑不住自语,“活埋老娘呀,几十年都没见过这样的怪事。”

老人是附近一家工厂的看门人,现已65岁,他居住的地方距离马某宽活埋母亲的废弃墓穴仅有三四百米的距离。5月5日,随着几辆警车闪着警灯停在工厂旁边,墓坑边上传来了掘土声,老人拿出带着望远镜远远地望着墓坑处发生的一切,“十几个警察挖了一两个小时,下午六点左右,有个人被抬了出来。”

马某宽活埋母亲的墓坑。

老人目睹的,正是被儿子活埋的母亲获救过程。

消息很快传了出去。

一名当地人介绍,马某宽家住靖边县河东团结巷农贸市场附近,距离万亩林约三四公里。据靖边县公安局在5月5日发布的通报显示,该局接马某宽妻子张某报警称,5月2日晚,马某宽将母亲王某用手推车拉出去后,至今未归。

民警将马某宽传唤到案,经突击审讯得知,其于5月2日晚将母亲推出家门后,埋在了万亩林一处废弃墓坑内。确认地点后,民警立即对墓坑进行挖掘,中途听见有隐约呼救声,经民警全力挖掘,成功将墓坑内仍有生命体征的王某救出。

事实上,调查和营救的经过比通报所述更为曲折。

5月7日,靖边县公安局一名办案民警告诉澎湃新闻,马某宽在5月2日将79岁的母亲王某活埋在墓坑后,于次日凌晨2时许才回到家中,并告知家人他雇佣一辆面包车将母亲送至甘肃亲戚家中。家人前往车站寻找未果,回到家中时马某宽已不见踪影。

直到5月3日晚11点左右,仍不见丈夫与婆婆回家,张某焦急之下报了警。办案民警称,接到报警后,民警立即对马某宽及王某的行踪展开调查,直到5月5日11时许才将马某宽找到。

面对民警询问,马某宽坚称已将母亲送至甘肃亲戚家中,但他言辞闪烁,神色慌张,“在跟他甘肃的亲戚进行核实后,我们确定了马某宽根本没把母亲送去外地,加大审查力度后,他最终交代了活埋母亲的经过。”

明确马某宽将母亲王某活埋后,靖边县刑警大队大队长也曾颇感震撼,下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5月5日下午4点左右,十余名办案民警随同法医、技术员赶往填埋现场,经过一个多小时挖掘最终将王某解救。

“当时马某宽也曾随我们一同前去指认现场。”办案民警称,马某宽活埋王某的墓坑深度距离地面约有两米,挖掘工作进行到一半时,民警就已经听到墓坑内还有动静。王某被救出后很快被民警抬上担架送往医院,“马某宽看到母亲还活着后,一言不发,也没有任何反应。”

被留下的人

6月7日,澎湃新闻记者在马某宽活埋母亲的万亩林看到,这里除了一片片灌木丛外,还保留着许多大小不一的坟包,废弃的墓坑也不在少数。

案发现场附近仍留有许多坟包和废弃墓坑。

当地村民称,这里在许多年前曾是村民们安葬老人的地方,随着飞播造林,为防止火灾,万亩林一带大约在十多年前就禁止焚烧纸钱,但按照陕北的风俗,祭祀就得烧纸,因此许多人将坟地迁走,“留下的墓坑没有回填也是因风俗所致。”

马某宽的家距离万亩林约有三四公里的路程,步行前往需要40分钟左右。附近的一名村民称,马某宽平时与邻居们少有来往,许多人在这里住了十多年也没有和他说过话,更是少有人去过他的家里,只知道他在县城打工谋生,此前一直与叔父一起生活。后来叔父买了新房,马某宽就将叔父的老房子买了下来,“他家里有三女一儿,大约去年九十月份,他将母亲接到家里与他们一起生活。”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马某宽是家中老大,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12岁那年,他的母亲王某改嫁,随后带着弟弟妹妹一起远赴甘肃生活,甚至将户口也迁了过去,只将马某宽一个人留在了靖边老家,“可以说,他是被叔父养大的。”

“但实际上他跟叔父没有血缘关系,他的父亲是被抱养回来的。”知情人士称,王某改嫁后,在甘肃与第二任丈夫生下一个儿子,与马某宽母子重逢已相隔三十多年。在马某宽40多岁时,母亲因为第二任丈夫去世,家庭困难,吃不饱饭,才又回到了靖边县。

王某回到老家后最初一直与二儿子一起生活。知情人士称,马某宽的二弟身材矮小并且严重驼背,至今也没有结婚,因为身体原因,生活几乎很难自理。因此最初的十多年里,王某与二儿子住在一起,更多的是为了照顾他,“并不是外界所传的那样是由二儿子照顾王某。”

但好景不长,王某与二儿子相依为命十多年后,随着年纪越来越大,王某的腿脚越来越不灵便,直到2019年下半年也没有了自理能力。此后,她搬到马某宽家中与大儿子一起生活。

上述知情人士称,最初一段时间,母子之间一直相安无事,但到2019年11月前后,一天,马某宽与妻子外出,留王某一人在家,老人不慎在家中摔倒,此后再也爬不起来。直到马某宽回家时,王某仍在地上没能爬起来,“陕北11月的天气,气温最低时能到零下10摄氏度左右,老人那天差点被冻死了。”

自这次摔伤后,王某就再没下过床,近乎瘫痪。此后,她的饮食起居,包括上厕所均由马某宽及妻子负责照顾,但二人不在家时,王某也时常会在床上大小便。

老人获救后,在靖边县中医医院治疗。

赡养与救助

自幼被母亲独自留在老家,由叔父一手养大的马某宽,在时隔30多年再见到母亲时,对方却将时间与精力都倾注到二儿子身上,回到自己身边时,已成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累赘”。知情人士称,“经历了这么多,马某宽对母亲王某应该是有怨气的。”

实际上,这一说法,警方在马某宽口中也曾得到印证。据办案民警介绍,在对马某宽问讯过程中,提及活埋母亲的动机时,马某宽曾称,母亲自摔伤后,经常在床上大小便,他一回家打开母亲房门,经常会因为扑鼻臭味感到厌烦。

但即便是这样,马某宽的妻子张某在5月3日凌晨2时发现丈夫未带婆婆回家后,仍摸黑外出寻找,直到4时才无功而返。

在这个家庭当中,马某宽与王某的母子关系,张某与王某的婆媳关系究竟如何,案发前马某宽是否曾有异常,马某被抓后,他们今后又该何去何从?

6月7日下午,澎湃新闻来到王某目前住院治疗的靖边县中医医院。张某及马某宽的二弟正在病房内扶着王某进行康复训练,王某扶着床沿努力试图站直双腿,并不时发出呻吟声。

张某介绍称,婆婆王某上肢并无异常,但双腿因为年迈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行走,在被警方成功营救后,目前身体状况平稳。

采访随后因为医生阻止而中断,此后,张某及家人便不愿再接受采访,对于马某宽活埋母亲一事更是闭口不谈。

马某宽活埋母亲一事也在当地被传开。尽管老人最终被成功营救,但部分村民在感到气愤的同时,也担忧老人以后的赡养问题,“老大被抓了,老二是低保户,改嫁后生的小儿子远在甘肃,老人自己又下不了床,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5月7日下午,靖边县民政局一名工作人员称,案发后,民政部门已经开始对王某家中进行入户调查,核实其家庭经济情况。经初步调查,王某的家庭条件不好,家中三个儿子,除马某宽外,二儿子是低保户,另有一个儿子在甘肃,目前其他家庭成员的情况还在核实中。

上述工作人员称,根据民政部门的相关政策,如果确实存在赡养难的问题,民政部门会根据家庭情况进行救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