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中餐老板:员工送外卖违反宵禁被捕 堂食恢复无力付检测费

肯尼亚中餐老板:员工送外卖违反宵禁被捕 堂食恢复无力付检测费

口述者:李佳璇( 旅居肯尼亚华人 )

执笔者:高永佳

口述时间:5月4日

2015年,我从中国来到肯尼亚。在肯尼亚,遇见了我的老公。2018年,我俩在这里举办了婚礼,次年,我们的宝宝出生了。我们对这里的旅游资源十分看好,决定定居肯尼亚并辞职一起在旅游业领域创业。创办了旅游地接公司,上手以后,生意还可以。老公是成都人,做饭拿手,有天他相中了个院子,跟我说想盘下来做餐馆,我答应了,小日子过得充实。可是疫情来了,我们面临重重困难,这段时间里,关闭了旅游公司,只靠餐馆的外卖营生。

4月底,卫生部发布恢复堂食标准,店里员工们的推特终于热闹起来。

当地时间5月5日上午,李佳璇一家去公园庆祝女儿一岁生日。六周没出门的一家密实防疫,女儿不肯戴口罩,被整件外套包裹严实。受访者供图

疫情初期旅游生意亏本

送外卖成唯一生计

我们一家子居住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华人聚集区。

自3月13日肯尼亚公布首例确诊病例以来,当地华人开始紧张。

当地脆弱的医疗体系让我丝毫不敢放松警惕,我带着一岁的宝宝,在家窝了整整六周。

从今年1月28日,政府公开发文暂停所有团队游后,我们经营的旅游生意基本为零。国内团队游公司同样面临严峻考验,没有足够的流动资金与我们结算。肯尼亚酒店接送的司机生意惨淡,也在等待我们及时结款。

催债电话一个又一个打来,我们左右为难,只能想尽办法先自行垫付,最后卡里只剩下一万多元。

我们经营的餐厅是小本生意。比起当地受疫情影响而无力支付月租,不得不歇业的大型中国餐厅,我们的餐厅还能勉强运转,目前这个餐厅已成为我们唯一的生活来源。

疫情冲击下,目前坚挺营业的中国餐厅数量一只巴掌能数得过来,我们是其中一家。不能堂食,只能外卖,营业额反而更高,事实上我们的餐厅并没有涨价,主要考虑到在这大环境下,大家的生活都不容易。四川卤味是我们家餐厅的特色菜,平日点鸭卤招牌菜的客人特别多。可因为疫情,肯尼亚唯一一家由白人开设的鸭厂关闭了,我们的鸭卤也就断了货。

为了保护员工,我跟员工进行了沟通,如果他们愿意继续工作,那么必须住在餐厅里,避免进进出出接触危险人群。后来16名员工里只有三名男员工留了下来,和厨师同吃同住。其余选择居家隔离的员工,我们照常发放基本工资以保证他们的生计。

有的餐厅为了方便顾客,不仅送炒菜外卖,还替不出门的客人代买青菜生鲜。在内罗毕,我知道的中国人跑腿代购有三家,也算是疫情催生的新行业。

李佳璇的餐厅服务生与司机是当地人,厨师来自中国。受访者供图

员工送外卖

卡点宵禁时间被捕

随着疫情的发展,肯尼亚不断出台更为严格的防疫措施。

3月27日,肯尼亚发布宵禁令,从晚上7点到次日凌晨5点 ,居民被禁止离家外出。

4月25日,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宣布延长全国范围的宵禁21天,内罗毕、蒙巴萨等5地的限制出入令延长21天。限制令延长反而让留守肯尼亚的中国人感觉更安全。

“宵禁令”出台,我们送外卖变得争分夺秒。

4月19日那天,是“违反宵禁强制隔离14天”政令实施的第一天。我们餐厅的专职司机丹尼斯送完最后一单外卖可以直接下班不回店了,他从客人家里出来时,时间正好卡在晚上7点,被街上守株待兔的警察逮个正着。

丹尼斯被捕了。

当晚,我们接到丹尼斯的电话,得知他得先去蹲牢房。第二天,再接到他的电话时,他已经到了隔离点,每天需要花费2000肯先令,不过给点小费倒是可以提前出来。在电话里,我们叮嘱他去打听好小费的价格。

不一会儿,我们收到了丹尼斯用WhatsApp发来的一段视频:隔离点在肯尼亚高中类似体育馆的封闭大场馆里,床挨着床,并没有隔离帘。

我特别担心这里会成为大型交叉感染现场。我们二话不说立马给他转账20000肯先令做为小费(约1300元人民币)好让他尽快离开。

待丹尼斯出来后,我们得知被捕的头一晚,牢房里没有消毒设施。但去了隔离点,入口处有全身喷消毒液。

丹尼斯将送餐车归还餐厅,我们将车子里里外外全部都消了毒,并嘱咐丹尼斯先暂时居家隔离,工资给他照发。丹尼斯的空缺由留店的另一名男员工补上。

4月22日,Citizen TV Kenya(肯尼亚国家电视台《公民TV》)推特发布,在埃尔多雷特,92人因藐视宵禁规定被捕。

5月5日下午,内罗毕国家公园监测点。受访者视频截图

肯尼亚首都内毕罗市中心,外出的市民都戴上了口罩。受访者供图

房租不打折

房东说辞惊人

2020年4月6日,乌胡鲁·肯雅塔总统在国务院向全国发表讲话,指示体育、文化和遗产部拨出1亿肯先令(约100万美金),给演员和音乐家,理由是他们的创作在疫情期能够鼓舞士气。

其实底层民众更需要得到帮助。在肯尼亚,有很多日工、小时工,暂停主要商业活动和服务业后,他们失去了生计。

手头现金吃紧的我们在缴纳房租一事上,还发生了一段插曲。

前段时间通过中介询问房东,能否通融减免一些房租。人在美国的房东给出的答复是:“不好意思,因为新冠肺炎我死了一个儿子,着急用钱,房租不打折,请尽快支付。”上个月,房东通过中介传话,内容是:他又死了一个儿子。

因风俗不同,在当地待久了,会发现当地人口中的“婚礼”和“葬礼”是如此之多,有时候爹妈还能“死”两回,也许我的房东真的失去了两个儿子,但我宁愿相信房东给出的只是敷衍的说辞。

部分餐厅

可以有条件恢复堂食

4月27日,肯尼亚新冠病毒国家应急反应委员会(the National Emergency Response Committee on Coronavirus, NERC )宣布“部分餐厅/饭店,可以在遵守指导方针的条件下开业”。要求有两点,一是所有员工必须做新冠肺炎检测,二是必须在卫生部申请环境消毒检查许可。堂食需要保持1-1.5米社交距离。

店里的员工听到这个消息兴奋的不得了,在WhatsApp群里各种加油,还说要把我们餐厅打造成肯尼亚最棒的中餐厅。

检测费用不低,一个人需要8000先令,约600元人民币。我们的小餐厅暂时还没有能力让16名员工全部复工并进行检测。

5月4日,肯尼亚新增25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店里的服务员不少住在贫民窟,在有社区传播的迹象下,我坚持让他们居家隔离。我希望在疫情完全得到控制的情况下,再恢复堂食。

五一假期,我们会给店里的员工付加班费。想一想每到饭点,我们还能送外卖赚钱,心里便没有那么难过。

对了,今天有件开心的事要说,电视剧《猎狐》肯尼亚取景部分正在播出。我跟老公吃晚饭时,看得兴奋。老公惦记着我们的旅游公司,嘴里叨叨地说,要不是疫情,现在肯定很多游客来肯尼亚打卡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