恕我直言,喂流浪猫真的有点矫情

恕我直言,喂流浪猫真的有点矫情

流浪猫,还是别喂的好。/unsplash

看起来可爱的流浪猫,其实是“世界百大外来入侵种”之一,对全球各地的鸟类造成了严重的危害。流浪猫问题已经变成了一个像堕胎问题、枪支问题一样撕裂舆论的议题。

流浪猫体内检出新冠病毒,该不该科学捕杀?

不久前,华中农业大学和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的科研人员发现,武汉流浪猫体内存在新冠病毒抗体,在调查样本中,有14.7%的猫检测到了新冠病毒。

更令人担心的是,科研人员还发现流浪猫的鼻腔和气管黏膜中有大量病变,这可能意味着,猫与猫之间可以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播新冠病毒。

如果这项研究没有被推翻的话,人们对待流浪猫的态度可能会大幅扭转。

隔离流浪猫在所难免,喂食、撸猫等近距离接触行为也会禁止,民间还可能出现虐杀流浪猫的行为。

新冠疫情暴发之初,传闻猫狗可传播新冠病毒,就有不少人遗弃家中的宠物猫狗,何况这些无主野猫?

一个更激进的方案也摆在了台面上——捕杀流浪猫。

美国发现至少两只猫在冠状病毒测试中呈阳性。

这不是哪个仇猫分子的提案,生态学家们也有这样的主张,比如美国史密森尼候鸟研究中心前主任皮特 · 马拉(Pete Marra)。

几年前,皮特 · 马拉就在《猫的战争》(Cat Wars)一书中提出,由于流浪猫对自然生态的恶劣影响,是时候有计划地清除流浪猫。在澳大利亚,科学捕杀流浪猫的计划已经实行了多年。

理由没有别的:流浪猫是彻彻底底的入侵物种,是国际自然保护联盟“世界百大外来入侵种”之一。

一只野化家猫捕杀了一只鸟。/ Brisbane City Council

你喂养的流浪猫,是最危险的动物杀手

首先要说明的是,人们常说的“野猫”,并不是真正的野猫,而是被遗弃、被散养的户外的流浪家猫,或者是它们在野外产下的后代——野化家猫。

真正的野猫,如中国本土的豹猫、荒漠猫、兔狲、云猫,在城市里除了动物园,都看不到。

换句话说,流浪猫和散养猫属于“入侵物种”,它们在生态系统中本来是没有生态位的,后来随着人类活动扩散至全球每一个角落,入侵当地的生态环境。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流浪猫只是慵懒地躺在阳光下睡觉,一副人畜无害小萌新的样子,经常就地打滚撒个娇,怎么危害环境了?

猫的“可爱”和“软萌”,无疑让人们忽视了它的另一面——无情、高效、可怕的动物杀手。

1916年,一只流浪猫捕杀了一只美洲知更鸟。/ Internet Archive Book Images

微博科普博主@鶴九Tsuruku 今年三月份遇到过一件惨烈的事:

她带着养了两年的鸡尾鹦鹉(可合法饲养的鹦鹉之一)下楼遛鸟,鹦鹉系上了放飞绳,落到花丛上时,小区里的流浪猫瞬间冲了出来,一秒钟就叼住了鹦鹉。

“直接生拉硬扯地拖走了,赶也没用,野猫根本不怕,安全绳也没用,鸟腿都给扯断了……找不到鸟的尸体,只有一条鸟腿。”

这只鸡尾鹦鹉,只是全球每年死于猫爪下的数百亿只鸟类中的一个。

博主@鶴九Tsuruku 的鹦鹉被猫咬死。

据2013年《自然通讯》杂志的一项研究,流浪猫已经成为了美国鸟类、小型哺乳动物的最大天敌:

美国的猫每年至少杀死13亿-40亿只鸟,其中69%是流浪猫造成的;每年捕杀63亿-223亿只哺乳动物,其中89%是流浪猫造成的。美国境内有3000万到8000万只流浪猫,可见其捕杀效率之高。

注意,这只是一个笼统的数据,涵盖了城市、郊外、荒野等生境。在远离人群的环境下,流浪猫对鸟类和哺乳动物的捕杀率,还要高得多。

流浪猫已成为小型鸟类的最大杀手。/图虫创意

在澳大利亚,每年有3.77亿只鸟死于猫的爪下,平均每天超过100万只鸟被猫杀死。其中,生活在自然环境中的野化家猫,每年要吃掉2.72亿只鸟,99%都是澳大利亚本土鸟种。

科研人员还发现,岛屿上的流浪猫捕杀鸟类的概率,要比大陆上的流浪猫高出10倍。在全球17.9万个岛屿上,入侵的猫对当地生态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据2011年《全球变化生物学》(Global Change Biology)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全球范围内已灭绝的现代鸟类、哺乳动物和爬行动物,有33种(14%)是岛屿流浪猫造成的,此外还有8%的濒危物种遭到岛屿流浪猫的极大威胁。

比如只生活在新西兰东海岸查塔姆群岛的查岛鸲鹟(Black Robin,也叫黑色知更鸟),由于受到猫、老鼠等入侵物种的影响,在查岛主岛上已经灭绝,目前只在附近几个小岛上幸存,数量仅有大约250只。

夏威夷的动物学家统计过,野猫数量很多的海岛,雏鸟成活率只有13%,而没有流浪猫的岛,雏鸟的存活率则高达83%。

查岛鸲鹟目前在曼盖尔岛还有少量野外个体。/Dave Houston

一只猫的出现,就足以毁掉一个鸟类保护区。

《大西洋周刊》去年曾报道,澳大利亚曼杜拉的一个眼斑燕鸥的保护区,由于一只白色流浪猫的入侵,几周内就有6只成鸟和40只幼鸟死亡、失踪。

最后,这只流浪猫引起了整个鸟群的恐慌,它们放弃了这个栖息地,111个巢穴被遗弃,所有幼鸟被留在原地,全部死亡。

1894年,一只叫Tibbles的怀孕家猫随主人抵达新西兰南部的一个无人岛——斯蒂芬岛异鹩的最后栖息地,仅仅数年后就导致这种不会飞的鸟灭绝了。

《大西洋周刊》报道:一只雄猫的恐怖统治。

中国境内流浪猫对本地物种的影响,目前尚没有看到系统的调查研究,但只要在社交平台随意一搜,就能找到大量流浪猫捕杀鸟类、爬行动物的目击记录。

在杭州西湖,包括当地媒体、浙江野鸟会、观鸟爱好者等,都报告过流浪猫对国家二级动物鸳鸯的袭击和捕杀,尤其是对小鸳鸯。

科普博主@黑鳞鸡冠蛇 也分享过一个视频,流浪猫不但袭击鸟类,对爬行动物如野生舟山眼镜蛇(易危物种)也照样捕杀。

流浪猫将舟山眼镜蛇叼走。

流浪猫不仅仅捕杀野生动物,对家禽也有犯案记录。今年1月,湖北十堰郧西一村民发现自家的鸭子陆陆续续失踪了十几只,以为是邻居所为,装了监控才知道是一只流浪猫叼走的。

而微博评论中不少网友都给这只流浪猫点赞,称赞它动作娴熟、手法高明。去年微博还有个热播视频,一只农村的野花家猫捕杀小鸟的慢动作回放,被形容为“猫中叶问”“喵界姚明”。

这些态度都说明了,流浪猫对野生鸟类、爬行动物的危害不但会被忽视,而且还会被激赏。那些被入侵流浪猫杀害的野生动物,以及无辜被流浪猫夺走宠物、家禽的饲主,却得不到多少怜悯。

博主@鶴九Tsuruku 家里也养猫,但“喜欢猫”与“承认流浪猫的危害”并不矛盾。鹦鹉被流浪猫叼走后,她质问说:“流浪猫很可爱对吧。我的鸟也很可爱,跟了我两年了,现在它已经回不来了。”

流浪猫的可爱外表下,还有更多看不见的危害。

流浪猫捕捉鸟类通常不是为了进食。网友视频显示,他的猫抓到一只珠颈斑鸠(三有动物)后,只是放在地上玩耍。

流浪猫可防鼠患?不存在的

投喂猫粮,几乎有弊无利

即使流浪猫体内没有新冠病毒,它们也会传播其他疾病。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的生物学家Michael Clinchy指出,流浪猫可传播鼠疫、狂犬病、猫科动物白血病以及弓形虫。

2002年,夏威夷乌鸦的野外灭绝,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流浪猫带来的弓形虫。即使鸟类侥幸从流浪猫爪下逃脱,也有可能因为伤口感染而死,因为猫牙齿中的细菌足以摧毁鸟的免疫系统。

退一万步说,假设流浪猫完全不捕鸟类、不传染疾病、只捉老鼠,投喂流浪猫是不是就可以接受?

还是不行,投喂流浪猫依然有很多害处,尤其是对流浪猫本身的危害,与喂猫者的美好愿望适得其反。

人们投喂流浪猫的猫粮,通常是比较廉价的。/图虫创意

科普博主@famfamfam 总结过,投喂流浪猫几乎是有弊无利的:

首先这会改变猫的生理习惯。

猫科动物的视觉特点,是侦测移动中的物体,野外的猫靠捕食小型动物为生,很少吃动物尸体和植物。因为人类投喂,它们习惯了吃静止不动的食物,更容易去翻垃圾,吃死老鼠,甚至是被下毒的食物。

猫本身是夜行性动物,但人类往往是白天活动的,被投喂的流浪猫只能白天进食,活动于人口密集的城市环境,这就增加了它们被猫贩子捕获、被狗袭击、被车轧死等危险。

很多流浪猫因为躲在车底下取暖,汽车发动时被碾死,还有的被带上高架桥,惨死在车轮下。上海一家高架保洁公司2015年曾透露,高架上经常有猫被车轧死,“最多一天清理十几只死猫”。

高架上被车碾死的猫。/新民晚报

因猫被困高架桥,经常要警察或消防员进行救助。

其次,投喂猫粮、猫罐头也会损害猫的健康。

因为猫本身是食肉动物,除了猫草几乎不吃任何植物和谷物,而人们喂猫的猫粮往往是比较便宜的谷物猫粮,或者是火腿肠、剩饭剩菜、牛奶等高油高盐高乳糖的食物,长期食用会导致口腔发炎、尿道结石等疾病。

人们经常会看到流浪猫捕获小动物后,只是把玩而不吃,除了捕猎玩耍的天性,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长期食用含有诱食剂的猫粮,导致它们对生肉失去了兴趣,不再为进食而捕猎。

在《猫和老鼠》中,猫从未抓到过老鼠。

至于传说中的“猫抓老鼠”,也被科研人员证明是不靠谱的。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官方微博曾转发一篇关于杭州西溪国家湿地公园流浪猫危害的报道,2016年,生物学家们在西溪湿地发现5种入侵动物,最难治理的就是钱塘江无齿相手蟹与流浪猫。

“专家们更担心的是流浪猫。因为园区有餐饮企业,老鼠个个吃得肥头大耳,猫见了老鼠也不会去抓,反倒害怕。猫天性就会上树,鸟类繁殖的季节还可能危害它们的生命。”

西溪湿地公园里的流浪猫。/图虫创意

更夸张的是,猫不但不抓大鼠,甚至和老鼠们比邻而居,互不侵害。果壳网科普作家、加州伯克利大学博士@Ent_evo 曾分享过纽约的一个实验:

2007年,美国的研究者在纽约布鲁克林找到了一个垃圾回收站,准备在这里观察研究老鼠的行为,猫的闯入让他们有了意外的发现。

整栋楼大约有150只老鼠,6只野化猫来了5个月,红外相机只捕捉到23次猫抓老鼠的行为,总共才干掉了2只老鼠。

因为猫是聪明的机会主义捕食者,通常只会捕杀小鼠(mouse)、小鸟、青蛙、蜥蜴等小型动物,对大鼠(rat)往往视而不见。

“只有非常绝望、非常饥饿的猫才有可能去捕捉成年大鼠。”不但如此,耶鲁大学的流行病学家 Jamie Childs 还说,他曾发现猫和老鼠同时在同一堆垃圾里吃东西,相处得很和谐。

在布鲁克林的实验中,猫对旁边的老鼠根本无动于衷。/Haley Weiss

鼠患通常是大鼠造成的,猫对此根本无能为力。2011年,新疆博乐市曾引入600多只流浪猫,希望它们能够治理当地的草原鼠害, 结果闹出了不少笑话。

“这些外来天敌‘上岗’后,很快脱离人们的视线,去向不明。”

还有很多流浪猫,刚被放到草原上时一脸懵逼,“在风中瑟瑟发抖,不敢挪动半步”,要工作人员驱赶才跑进草丛树林里去。

中国科学院草原生态学家胡玉坤曾在上世纪80年代做过实验,让家猫和草原硕鼠对峙,被寄予厚望的家猫,往往会落荒而逃。

猫有时候确实会捕杀一些小鼠,但这与它们对鸟类、爬行类野生动物造成的危害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一只家猫与老鼠和谐共处。

该不该捕杀流浪猫 正在成为又一个堕胎难题

所以,我们的答案是应该捕杀流浪猫吗?

人类对猫的喜爱是发乎天性、无可厚非的,我们对猫的特征确实缺乏抵抗力,忍不住会去吸猫、撸猫。

《人类“吸猫”小史》中提到,家猫拥有一种叫“怜幼触发特质”的无敌特质,它们的外表、动作会令人想起人类的小孩子,让我们产生愉悦感和保护欲。

因此很容易理解,流浪猫在全球各地都得到了人们的关爱,捕杀流浪猫必然引发强烈的抗议。

在欧美国家,流浪猫问题已经变成了一个像堕胎问题、枪支问题一样撕裂舆论的议题。

笛鸻在沙滩上筑巢繁殖。/ Bear Golden Retriever

2006年,美国的观鸟爱好者Jim Stevenson在得州加尔维斯顿,用步枪击毙了一只流浪猫。

因为当地的流浪猫肆无忌惮地捕杀一种濒临灭绝的鸟类——笛鸻(Piping plover),他觉得很愤怒、很沮丧:“美国纳税人花费了数百万美元来保护笛鸻,然而这些猫却在这里捕杀鸟类,却没有人采取任何措施来阻止它们。”

附近一个收费站的工作人员听到了枪声,声称那是他的猫,报警将Stevenson抓了起来。随后,当地司法部门以虐待动物罪将Stevenson告上了法庭。

该案在美国各界引发了巨大的争议,爱猫人士称Stevenson是残忍虐杀动物的罪犯,而爱鸟人士认为Stevenson是保护濒危鸟类的勇士。

这场审判足足持续了一个星期,陪审团花了三天听取双方证词,又经过了八个多小时的审议,还是未能取得一致意见,法官只好宣布审判无效。

但争议并没有平息,美国的哲学家、动物学家、生态学家也加入了论战:

拯救这只濒危灭绝的鸟,还是不伤害这只猫,哪一个具有更高的道德责任?

在特拉华州Cape Henlopen State Park的一个海滩,政府设立了鸟类保护区,禁止游客、宠物和机动车进入。/Kej605

哲学家、国际环境伦理学会前主席卡利科特(J. Baird Callicott)当时对《纽约时报》表示:

在Stevenson一案中,站在动物福利的角度,限制猫的活动并射杀猫是错误的,但从环境伦理学的角度看,由于猫威胁了一个濒危物种的存亡,射杀猫是正确的,该案的环境伦理应该胜过动物福利。

但爱猫人士和动物福利主义者的想法可能恰好相反,而且他们的意见往往占据上风。2000年初,夏威夷政府曾试图禁止喂养流浪猫,结果招来了公众的强烈抗议。

更理性的人认为,双方应该各退一步,互相合作,通过T.N.R计划解决流浪猫问题。这也是国内外很多环保组织主张采取的方案。

Trap,捕捉;Neuter,绝育;Return,放归。

即使这样的方案,也很难取得部分爱猫人士的认可。

人们对流浪猫的关爱,常常会混入许多人类自我投射的想法,譬如不能对猫进行绝育。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曾调查,76%的受访者认为,对猫狗进行绝育是残忍的。

在重庆,当地大学生发起了一个“校园流浪猫疫苗计划”,自发将流浪猫送去绝育、打疫苗,然后为它们找到领养家庭。但经常有人阻拦他们,“有些人觉得绝育特别残忍,剥夺了流浪猫生育的权利”。

重庆大学生实行T.N.R计划时遭到阻止。/梨视频

他们认为,流浪猫应该自由舒展天性,享有交配、繁殖、捕猎等动物权利。美国作家杰弗里·梅森(Jeffrey Masson)以《猫的九种情感生活》《狗不是爱情骗子》等畅销书闻名,他甚至认为,猫本来就不应该关在室内。

“猫需要狩猎才能生存,也就是说,它们拥有狩猎的本能。就算你可以消除这种本能,你应该这样做吗?我们已经剥夺了它们的性欲!”

另一方面,仅仅是T.N.R计划,也难以让鸟类保护者满意,因为绝育放归自然的猫,依然对小型动物具有攻击性。上文那只毁灭整个鸟类保护区的白色公猫,就是绝育后放归的。

对全球数以亿计的流浪猫,大部分绝育是不可能实现的。/图虫创意

生态学家们指出,T.N.R要取得成功,至少要75%的猫群实现绝育。因此,民间组织的T.N.R计划只能局部地解决问题,效果聊胜于无,随便几只外界流浪猫闯入就会破坏整个T.N.R计划。

因此,美国野生动物学会(TWS)对流浪猫、散养猫的第一条政策建议就是:通过人道的方式消除流浪猫种群和聚居地,符合领养条件的送养,无法收养的猫实行安乐死。

2016年,澳大利亚就开始通过机器人来清除野外的流浪猫,计划到2020年消灭200万只流浪猫。这种机器人可智能识别流浪猫,然后向猫身上喷射特制的毒液,猫舔舐后便会死亡。

澳大利亚,用于消灭流浪猫的机器人。/ The Guardian

这项计划也遭到了非议,也确实还有可以商榷、改善的地方,比如如何确保机器人不会误伤其他动物?但澳大利亚人提供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方向:

也许只有政府首先站出来做这个“恶人”,才能避免出现Stevenson案的困局——陷双方于无穷无尽的争拗和对立中,才能接着谈如何人道地管理流浪猫、如何绝育、如何领养等问题。

可惜很少政府有动力去处理流浪猫和鸟类问题。生态学家皮特 · 马拉对此并不乐观:“事实证明,阻止气候变化,可能比阻止猫更容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