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咸猪手”历史被扒,特朗普:我被指控25次依然当总统

拜登“咸猪手”历史被扒,特朗普:我被指控25次依然当总统

对于性与政治,《纸牌屋》中弗兰克·安德伍德曾经说过这样一句经典的话: “世界上的一切都关于性,除了性本身,性是关于权利。”

“性侵指控”在美国大选年总是会成为高频词,2020年也不例外。 不过这一次中枪的不是特朗普,而是第三次竞选美国总统的拜登。 一位曾经为他工作的女士指控拜登在1993年对她进行了性侵。

这位女性名叫塔拉·里德(Tara Reade),根据她的指控,拜登担任参议员时,她当时是拜登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有一天,在国会走廊她与拜登相遇,拜登将她推到了墙边,把手伸向了她的裙底下,然后用手指对她进行了侵犯。

这一指控让拜登迅速卷 入舆论的风暴眼,沉默数天之后,拜登终于决定在MSNBC的节目《Morning Joe》,用2 0分钟的现场直播来回溯整个事件。

拜登坚决否认性侵指控

MSNBC的主持人布热津斯基(Mika Brzezinski),一位民主党中提倡女权的强硬派,在采访中毫不留情,几次让拜登略显难堪:

布热津斯基:“你是否可以当着全国观众的面作证,你是否性侵犯了塔拉·里德?”

拜登 :“不,那不是真的。我可以明确的说,这事从未发生过,没有过,从未发生。”

布热津斯基 :“你是否还记得她,是否还记得她可能提出过任何形式的投诉?”

拜登 :“我不记得任何她可能提过的投诉,这已经是27年前了。”

布热津斯基 :“她所说的话有真实的吗?你认为她为什么这样做呢?”

拜登 :“我不会去质疑她的动机,也不会去深入这件事儿,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说这些话,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这件事会在27年后被突然提起,我完全不明白。我不会去质疑甚至是攻击她,她有权利去表达自己想说的事情。我也 有权利去说,去看看事实,然后核实清楚。”

布热津斯基 :“平时我们倡议相信女性,但是事情关乎你时,我们却不应该相信了?”

拜登 :“是这样,我们倡导给予女性这样的权利,鼓励她们勇敢的站出来讲述发生在她们身上的事情,但是这种表达的前提是她们所说的应该基于事实。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件事儿从未发生过,就这样。”

布热津斯基追问 :“对于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2018年的性侵案,你当时相信指控人福特所说的是事实。为何现在有所不同,你是否后悔自己在卡瓦诺听证会上所讲的话。”

拜登 :“我在卡瓦诺听证会上,也是她的声音是需要被听到,而她站出来所表达的是事实,如果她所说并非事实,那么这一切的前提就不成立。”

谁是塔拉·里德

里德自己发布在社交网络上年轻时的照片

里德1992年12月年到1993年8月为拜登在华盛顿的参议员办公室工作,当时她29岁,负责管理办公室的实习生项目和收发邮件。里德后来说,她最终选择离开华盛顿是由于美国政府对俄罗斯的仇外情绪。后来里德成为一名演员和作家,在加州定居。她曾经在西雅图大学法学院获得了法律相关的学位,但她从未参加过律师资格考试。

里德今年3月份首次在播客中提及了这次性侵。她说在拜登办公室工作的时候,自己被安排去端茶送水,当时有一位同事明确告诉她:拜登想让她去送酒水,是因为拜登喜 欢她的腿。里德当即拒绝,后来她认为就是因为这个,她在拜登办公室被排挤了,工作 量越来越少。

里德说自己曾去参议员中拜登的高级幕僚那里报告了这件事,称她遭到了参议员的性骚扰,但当时并没有提及被性侵的细节,而幕僚们对此无动于衷。

56岁的里德

之后里德又向参议院人事管理处进行投诉,在拜登办公室得知她的投诉后,她就遭到报复:我的生活就像地狱,在国会工作就是权利与控制。里德想让拜登承认错误并为改变了她的人生道歉。

有三人支持里德的说法,不过他们都不是目击者。这三人分别是里德的哥哥、前邻居和前同事。里德在事情发生后,对他们描述了她对老板的指控。里德的邻居拉卡斯(Lynda LaCasse)说,“确实有这事,我记得我们聊过。”她说,里德当时还哭了。里得说她当年还告诉过自己母亲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的母亲在2016年去世了。

‘he said, she said’ 是谁在说谎?

27年前的性侵案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证据。里德并没有1993年提出申诉的副本。而且她说自己在申诉书里没有使用“性骚扰”这样的词汇。

拜登的说法是,尽管里德曾去参议院办公室的高级职员那里进行投诉,但没有一个人可以证明她有过投诉。唯一可以存档申诉记录的地方是国家档案局的公平雇佣实践办公室。他希望参议院要求档案馆找到里德所说她提出的申诉的任何记录。而很快,美国国家档案局回复说:没有相关的投诉记录。

奥巴马竞选团队的高级官员David Axelrod近日发文,对拜登给予了有力的支持。他表示在奥巴马团队当时选择拜登担任竞选搭档时,已经对他的背景查了个底朝天,拜登的任何瑕疵都被放在显微镜下观察,而全面的背景调查未曾发现,在拜登36年参议员生涯中,没有任何正式的投诉。David说里德“Tara Reade”的名字也从未出现过,更不要提性侵了。如果当时里德向奥巴马团队提出她如今的指控,情况属实的话,拜登不可能成为奥巴马的竞选搭档。

随后在3号,民主党 全国委员会主席佩利兹(Tom Perez)也表示支持拜登,他认为2008年拜登担任副 总统时,就已经接受了最全面的调查,证明拜登不存在任何问题。

密歇根州州长Gretchen Whitmer

民主党人也开始纷纷站队,最近因为新冠疫情与大统领杠上,而人气暴涨的密歇根州州长Gretchen Whitmer也出面支持拜登,她说虽然指控者的故事应该得到大家的倾听,但是人们也需要去调查和判断。Whitmer认为里德指控不可信的一个原因在于,拜登从来没有性侵的历史,了解拜登的人也都相信他的为人。(关于拜登的为人,请戳 《拜登的承诺:家、国与信仰》 )

拜登“咸猪手”历史

不过拜登并非没有“黑历史”,此前他因为“咸猪手”事件被多位女性指控,不过不同点在于,前面几位女性的指控都不是“性侵”,而是不当接触。

拜登的怪蜀黍举动

前内华达州议员兼副州长民主党候选人弗洛雷斯(Lucy Flores)曾指控过拜登的“奇怪举止”。2014年在内华达州州长竞选中她发表完最后一次演讲,当时她感到有两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这令她有些惊慌: “为什么美国副总统要碰我?”拜登走到她身后,俯身闻她的头发,然后亲吻了她的后脑勺。

弗洛雷斯(Lucy Flores)

弗洛雷斯后来在《纽约时报》撰文写道:“拜登是美国第二有权势的人,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他在那里是为了提拔我担任副州长职位。但是他让我感到不安,愤怒与困惑。”

还有一位叫做拉普斯(Amy Lappos)的女性,是美国众议员吉姆·希姆斯的前助手。她告诉CNN,在2009年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举行的筹款活动中,拜登把手放在她脖子上,和她碰了碰鼻子。这件事使拉普斯感到困扰。

而在所有“咸猪手”事件中,被大做文章的一次应该是2015年2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卡特(Ash Carter)的就职典礼上,拜登把手放在卡特妻子斯蒂芬妮(Stephanie Carter)的肩膀上,脸紧紧地贴在右耳后面。

拜登的批评者将这一类的照片公布在网上,嘲讽这位前总统为“变态的乔叔叔(Creepy Uncle Joe)。不过事件的当事人斯蒂芬妮出面为拜登证明清白。她说照片完全是断章取义,这只是朋友之间表示支持的肢体语言。

卡特详细地回忆道,当天她异常紧张,当她到达五角大楼时,还摔了一跤。当时卡特正在台上演讲,拜登靠近她说,“’谢谢你支持他当国防部长’,并把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作为表示支持。”

斯蒂芬妮说这张照片,误导性地从亲密的朋友之间的互动中断章取义地提取出来,成为那一天的永久形象,这令她后怕,拜登的善意被用作“他认为不能理解如何尊重女性的证据”。

拜登后来回应表示,自己无论对别人拥抱、握手及所做的其他动作,都是为了与别人加强联系,也许这些行为令一些人感到不自在。他说自己意识到,社会规范正在转变,保护私人空间的界线已经被重新设置。他现在听到他人的意见了,以后会加倍注意自己的行为,这是他的责任。

民主党双标?性侵犯都是共和党

拜登面临性侵指控,也让整个民主党成为了箭靶。共和党人说民主党是伪君子,双标!当年在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时,民主党抓住卡瓦诺(Brett Kavanaugh)性侵指控不放,召开听证会来讨伐卡瓦诺。现在轮到拜登被指控时,民主党却集体失声了。

2018年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卡瓦诺也遭到性侵指控,同样也是针对二三十年前的旧帐,拿不出确凿证据和证人。三位指控者分别是卡瓦诺的一位高中同学,一位预科同学,一位耶鲁大学同学,罪名是性侵,不当性行为和参与轮奸。

其中闹得满城风雨的,是卡瓦诺高中校友,加州Palo Alto大学心理学和统计学教授福特。她指控读高中预科时,卡瓦诺酒后试图强奸她。福特还公布了通过的测谎结果,除了事发在场人数有出入,测谎仪显示她其它的言语都没撒谎 。

后来,福特出席了过会长达四个小时的听证会,全美各大电视台直播。听证会上,议员一次次 揭开她的伤疤,虽然无法回忆起所有细节,但是连狐狸台的Chris Wallace都说她的证词 极度有感染力,极度朴实,极度可信。福特说百分之百可以肯定,试图性侵她,甚至可能意外杀死她的人就是卡瓦诺。

然而剧情当天就“反转了”。下午,卡瓦诺和妻子一路上十指紧扣,直到在听证会现场就坐。卡瓦诺为几十年的声誉,家庭,事业背水一战,听证会上几乎是满腔愤怒,数度哽咽落泪,用45分钟发表完开场白, “我担任公职三十多年,经历了无数次FBI调查和背景审查,从来没有人指控我性侵,为什么就在这两个星期,冒出了几个指控者?”卡瓦诺甚至不惜公开自己高中和大学是处男。但卡瓦诺不否认福特可能有过这段遭遇,但袭击者绝对不是他。

两个人都赌上了自己的全部,一个是斯坦福大学和Palo Alto大学的教授,一个是耶鲁法学院毕业生、华盛顿特区联邦上诉法院法官、未来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在全世界面前被议员扒个精光。

同病相怜,特朗普的小心思

卡瓦诺所受到的严重指控,与另一个人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而此人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特朗普一共被25位女性指控“不当性行为”,时间跨度超过40年。而且,2016年时特朗普性丑闻录音带被爆出,差点就让他输掉了美国总统大选。

指控特朗普“不当性行为”的部分女性

在录音中,特朗普自夸曾经玩弄已婚妇女,并试图与其发生性关系,言语中以自己能对妇女“动手动脚”引以为傲。压力之下,特朗普公开道歉,并解释说:“那段录音只是‘更衣室闲聊’,它只是多年前的一段私人对话。比尔·克林顿在高尔夫球场上说的话可比我这次要严重得多,我跟他简直没法比。不过,我还是要对所有感觉被冒犯了的人表示歉意。”

既然“同病相怜”,特朗普对于拜登受到性侵指控的态度是复杂的。一方面,他抨击民主党双标。特朗普将拜登与对卡瓦诺的案情进行了对比,他认为卡瓦诺是无辜的,认为他有罪的都是恶毒的民主党人。而另一方面,特朗普建议拜登尽快否认指控,说自己也是虚假指控的受害者,如果指控是假的,支持拜登抗争到底。

特朗普一直以来都坚持说,那些女人对他的指控都是拿了钱编造出来的虚假故事。时任白宫发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曾经说,美国选民的选票已经清楚表明,针对特朗普的指控是不可信的。

昆尼皮亚克大学在2017年12月发布的一项民调显示,59%的女性和41%的男性认为特朗普应该为不当性行为辞职。但是在共和党内部,性侵指控更是不值一提。民调结果显示,即使证据做实特朗普性侵妇女,63%的共和党人认为特朗普不应该因此遭到弹劾。

#MeToo的囧境

在2018年初讨论性侵犯指控时,拜登立下一个flag:应该“相信”女性。”但在指控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他话锋一转:“当一个女性站出来时,应该严肃对待她所说的话,然后对她进行调查”。

拜登语气的转变,也为当下盛行的#MeToo运动提出新的问题。民主党人和女权主义者们面临着艰难的决定,是继续选择相信拜登?还是相信女人?

一些长期的妇女维权人士警告说,轻视里德的主张,可能会破坏#MeToo运动的信誉,因为这项运动不应该只针对那些反对这个政策的男性。斯坦福大学法学教授道伯(Michele Dauber)甚至认为:“这可能标志着MeToo的终结。如果民主党最终不去调查,让事情不了了之,这意味着违背了MeToo 的原则,意味着#MeToo在沉默中灭亡。”

对于性侵的指控者,如果情况属实,她们冒着可能被二次伤害的风险勇敢地站出来,令人钦佩;但如果是无中生有,那就是卑劣的行为。脏水一旦泼出去,就总会留下污渍。但是在美国政坛,性侵的真假似乎并不重要,特朗普一样当了美国总统,卡瓦诺一样成为了最高法院大法官,拜登预计也一样会被提名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性侵指控似乎总是与美国政客的选举,任命,如影随形,挥之不去。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曾经在卡瓦诺听证会上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想要受到公正的对待,那你在错误的时间来到了错误的城市。这不是工作面试,这是地狱。(You want a fair process? you come to the wrong town at a wrong time. This is not a job interview, this is hel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