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感染,确诊十万,俄罗斯疫情在快车道上飞奔

总理感染,确诊十万,俄罗斯疫情在快车道上飞奔

4月30日晚间,俄罗斯再次公布爆炸性消息:总理米舒斯金与总统普京的直播电视会议中表示自己已确诊感染新冠,他同时提议第一副总理别洛乌索夫暂代总理职权。普京随后批准了这一提议。

这同时也是俄罗斯疫情增速达到新高的一天:单日新增7099例,总确诊病例数已达到106498,增速全球第二,总数暂时排在世界第八位。

从西欧到北美,在几乎所有过去一个半月里执行了严密封锁的地区都相继通过拐点,开始讨论逐步解封的时候,病毒在俄罗斯反倒仿佛进入了快车道。然而,俄罗斯针对新冠疫情的各种封锁和阻断措施早在今年一月就已开始,是全球反应最快的国家之一,为什么时隔三个月,管制越来越严、封锁越来越多,境内反倒出现集中爆发态势?

无法避免的感染

在总理米舒斯金公布其确诊消息之后,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在随后与电视台“俄罗斯24”进行的一次连线采访当中透露,米舒斯金过去一段时间已经避免了所有“不必要的”人际接触,同时定期接受病毒检测,以保护自己不被病毒感染,“然而,您看,我们有着这样的事实(总理被感染)。”

“这是给我们所有人的信号。”以总理的感染为例,他劝说莫斯科市民不要听信“民粹主义者”的煽动,而要尽可能呆在家里不要外出,“否则,我恐怕最终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普京在与米舒斯金进行视频连线的时候表达了类似的意思:“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我一直在这样说。早日康复!”包括普京和米舒斯金在内,俄罗斯政府已经远程办公数周。

● 4月3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总理米舒斯金视频通话 / 网络

据《生意人报》获得的消息,米舒斯金目前出现了新冠明显症状,感到身体不适并且发烧。另一位俄罗斯知名媒体人、莫斯科回声电台前主编维涅季科托夫则在自己的Telegram频道上透露说,米舒斯金高烧到了39摄氏度。尽管如此,他目前并未就医,而是在家自我隔离。

这与28日莫斯科副市长拉科娃对媒体的说明相符:拉科娃当日表示,莫斯科全市有约2万呼吸道急性感染患者正在居家治疗并进行自我隔离,她同时透露,当前莫斯科的入院标准主要为肺部CT影像,如果出现肺炎三期以上症状就可安排住院,除此之外仍以居家治疗为主。

看起来,俄罗斯总理已经成为这两万名患者当中的最新一名,尽管按照索比亚宁的说法,米舒斯金的谨慎似乎避免了其他政府同事被他感染的风险,但与此同时,目前还没有任何人知道米舒斯金是如何在正式会议已改为远程、也避免了不必要人际接触的情况下依然被新冠病毒感染的。

● 4月8日,普京和政府官员远程连线,向全体国民讲话 / 视频截图

无法估计的感染规模

和米舒斯金类似地,最近一段时间全俄各地都不断传出因某个人不知不觉遭遇感染而发生聚集性感染的消息。

俄罗斯国防部4月30日透露,全俄部队士兵和军事院校当中已经出现2770例确诊,与之独立的国民警卫队确诊超过300人,监狱管理局工作人员确诊超过270人,但与此同时,俄罗斯监狱系统目前通报的囚犯感染人数仅40人左右。

4月29日,有媒体报道称,俄联邦警卫局一名34岁的军官死于冠状病毒感染,其内部消息人士还透露,联邦警卫局有“数十人”确诊。联邦警卫局下辖负责总统安保工作的总统安全局,俄罗斯抗疫总指挥部也位于此地。

多家修道院和教堂都传出神职人员聚集性感染消息,莫斯科神学院超过50人感染,比例近40%,著名的新圣女修道院因疫情原因暂时关闭,下诺夫哥罗德另一家全国闻名的修道院中已至少发现76人感染,多位神职人员病殁,还有一位神职人员因感染病毒而逃出医院并在教堂门前自焚而死。东正教会目前未公布其完整感染数字。

● 俄罗斯一处东正教堂,信徒们仍然被允许亲吻圣像画 / 网络

遭到最多质疑和抨击的地方是医院:作为全俄聚集性感染爆发的重灾区,过去一个月各地院内感染规模动辄数百,将染病医护封锁在医院里并要求他们继续工作已成常规操作,但完整的医护人员感染数据始终没有公布。4月24日,几位医生在Facebook上公布了一个Google文档链接,内容是通过各地医护人员汇总得到的目前为止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两国因感染新冠而殉职的医护人员名单。

发起人之一事后对媒体表示,发起这一项目的动机是希望纪念殉职的同事,但与此同时,其内容也与官方通报出现明显出入,许多地区并未将名单上的医护人员列入新冠死亡人数。

● 医生自发发起的殉职医护人员“纪念名单” / 网页截图

截至4月28日,这份名单中已有74个名字,其中70人来自俄罗斯,同天俄罗斯卫生部在发言中也引用了这份名单,似乎承认了名单的可靠性。俄罗斯官方统计数字当中目前死亡人数仅1073人,医护人员死亡70人是一个极为惊人的比例,作为对比,欧洲最早爆发疫情的意大利目前死亡人数已接近28000人,医护人员牺牲数字为150人;死亡人数超过26000人、目前全世界疫情爆发主要国家当中死亡率最高的英国,医护人员总牺牲数字刚刚过百。

无法阻断的疫情

从防疫措施看,俄罗斯反应不可谓不快:最早的断航禁令发布于1月底,3月底全国多地宣布封城,当时总确诊病例不过2300例。

但为何这些在第一时间做出的反应都未能阻止疫情的爆发?全国封锁的一个月内,俄罗斯确诊病例增加了十万,回顾迄今为止的各地反馈,试剂盒准确度与防护物资供应不足成为被强调得最多的两个问题。

同样是4月30日,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在采访中谈及“是否能够允许核酸阴性者出门”的问题时透露,莫斯科目前有高达50%的新冠重症患者无法测出核酸阳性,其中包括已经表现出所有典型症状、并已进入ICU的危重患者。

● 莫斯科机场,工作人员正在检查从意大利回到俄罗斯的人员 / 网络

在官方数据当中,全俄总测试量已接近350万次,目前仅次于美国,但其效率和准确性一直遭到诟病,同时各地都仍有检测难的抱怨传出。全俄测试量最大的地区莫斯科市已多次反映过试剂盒假阴性问题,也已在患者收治问题上放弃了核酸阳性标准,改为全部使用肺部CT影像确诊。

一个颇为惊悚的细节是,按照国家统计数据,莫斯科1月和2月肺炎患者人数较去年同期分别出现37%和53%的上涨,但在当时均未被联系到新冠病毒。

4月9日,莫斯科定点医院首席医生普罗岑科对外明确表示“现在的肺炎病例几乎都是冠状病毒引起的”,但受困于试剂盒假阴性比例太高,很多人无法获得确诊结果。更早之前的3月,已有专业媒体提出俄罗斯自行研发的试剂盒与国际通行敏感度相差两个数量级,如今回溯,这些早已出现异常增长、在当时却未引起足够注意的病例当中是否已经存在较大比例的新冠患者?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这无疑意味着俄罗斯的疫情严重程度与扩散规模都远远超出了此前预期。

另一方面,几乎全部地区都在报告防护物资严重不足,其中甚至包括来自联邦警卫局、工作需要频繁出入克里姆林宫的匿名消息人士。大量医护人员在几乎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继续工作,对于发生感染的医院的粗暴封锁无疑也加剧了院内感染的可能性:多家医院因出现感染而遭到突然封闭,原有的病人与当天在岗的医护人员都无法离开,而院内防护与隔离条件极为有限,在个别极端案例中甚至无法保证院内人员的食物和饮水供应。

● 3月24日,普京身穿防护服视察莫斯科一家收治新冠患者的医院 / 网络

除此之外,宗教保守观念与有限的经济条件都进一步掣肘了疫情控制,俄罗斯东正教会相当一部分神职人员拒绝相信参加圣礼可能感染疾病,目前已被确诊大规模感染的几乎所有修道院和教堂,在确诊和被迫关闭前两周都在接待信众,4月19日的东正教复活节更加剧了人群流动规模。

而绝大多数人的经济条件不允许他们长时间在家执行自我隔离。过去几周,俄罗斯已有多地爆发针对封锁措施的集会抗议,尝试在国内引入电子通行证的做法在各地都遭遇了瞒报和大量违规操作,并因此造成多场混乱,最早使用这一政策的莫斯科近期发生通行证软件频繁报错现象,很多人因此重又被迫陷入自我隔离,也引发市政府是否是有意为之的质问。

目前,全国性强制休假已被延长到5月11日,但在专家普遍预测峰值还未到来的情况下,届时是继续还是解封,对于俄罗斯政府来说都是难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