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苏里州起诉中国要赔偿,却不小心暴露“检察长是法盲”

密苏里州起诉中国要赔偿,却不小心暴露“检察长是法盲”

亚洲头条 ▲CNN报道截图。

在“中国赔偿论”的喧嚣声中,美国安全度最差的地区之一密苏里州先跳出来了。

近日,该州总检察长施密特在密苏里东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称中国政府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可能给密苏里州及其居民造成数百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要求中国“现金赔偿”。

施密特还声称,中国大量囤积口罩和卫生防护用品,令疫情加剧。

密苏里州由此成为首个起诉中国的美国州。2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就此作出回应,称“这种所谓的控告毫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十分荒唐”,“所谓的诉讼纯属恶意滥诉,有违基本法理。根据国际法上的主权平等原则,中国各级政府在疫情防控方面所采取的主权行为不受美国法院管辖。”

截至发稿时,密苏里州检测率只占全州人口的0.94%,位居美国各州下游。这个记录和其辖区多个城市犯罪率位居全美前十五名的记录一样差。

更荒唐的是,密苏里州司法机构的行为,表明他们对于法律也是外行。

挑战“国家豁免”准则

一个国家及其财产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不受其他国家的立法、司法和行政管辖,是现代国与国关系最核心的准则之一。这不仅是常识,也为国际社会普遍认可。

2005年在美国签署的《联合国国家及其财产管辖豁免公约》明确规定,“一国本身及其财产遵照本公约的规定在另一国法院享有管辖豁免”,而实行国家豁免的方式是,“一国应避免对在其法院对另一国提起的诉讼行使管辖”。

《联合国国家及其财产管辖豁免公约》虽然还没有在全世界完全生效,但其国家豁免的相关规定遵循的是联合国宪章制订的国际法准则。

国与国之间不是没有过诉讼,但国际法院通常对违反国际豁免准则的诉讼不予支持。

显然,密苏里州司法机构要么是有意忽略,要么就是干脆不了解国际法。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否则,总检察长也不会找完全不具备仲裁权的当地法院提起诉讼。

这也决定了,这项挑战“国家豁免”准则的行为,终会归于一出闹剧。

连美国法律也不熟

密苏里州总检察长不只对国际法不熟,看起来似乎连美国法律也不熟。

美国《外国主权豁免法》规定,美国法院对外国主权政府及附属机构没有管辖权,除非外国附属机构因从事非法商业交易而被美国起诉。

新冠肺炎疫情是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不是什么商业交易活动。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用品虽然因疫情交易量大增,但属于正常市场行为。

至于密苏里州的防疫物资不足,该看看是不是自己没有提前准备,或者被联邦政府截留了。何况,中国还曾向美国援助大批物资。

中国的艰苦抗疫与国际合作,反而成了密苏里州取消主权豁免的理由,明显是政治原因。

其实也不奇怪。密苏里州还真的有挑战主权豁免权的传统。

多年前,一对密苏里州夫妇因购买中国生产的枪支发生伤亡事件,先后起诉了中国政府、驻美金融机构、中国军工企业,非常能折腾。结果密苏里州法院还很配合地作出缺席审判,要求中国政府赔偿。

此后,他们又要求用中国租借给美国的大熊猫作为赔偿。这一多方挑战中国主权豁免权的奇葩案件,也曾引发了中美外交层面的反应。

近年来,为了“美国优先”美国有意在缩小外国主权豁免法的应用范围,比如外国国有企业的子公司就不再能享受主权豁免。

加之密苏里州现在是典型的共和党州,总检察长施密特也是地方参议员出身的共和党典型政客。演这么一出,算是本色。

警惕变花样的求偿举动

密苏里州起诉中国之举,实在是漏洞百出,不够专业,估计连自己都不信。但需要警惕的是其他显得专业程度高一点的行动。

比如伦敦右翼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提出利用《国际卫生条例》规则,向中国“索要赔偿”。根据该条例,如果双方应诉,WHO有权仲裁,仲裁决定有强制性。此外,还要一些人试图通过国内法、修改国际法相关条款的方式找便宜。

这些阴谋都很荒唐,也注定无法得逞。历史上也从未有过因公共卫生事件对一个国家索赔的先例。美国也没有因西班牙流感、H1NI流感、次债危机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做过什么赔偿。

但是,对于密苏里州这种通过向中国索取赔偿转移矛盾、推卸责任、寻求政治租金的做法仍需要保持足够警惕。因为这些阴谋还有着抹黑中国和中国人形象、动摇国家间关系的副作用。

这提醒我们,加快对中国的主权豁免释法进程、在舆论上及时反制,也是当下防疫工作不可缺失的重要一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