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沃致内拉的一封信:从重伤到复出登顶的心路历程

齐沃致内拉的一封信:从维罗纳的重伤到复出欧冠登顶

亚洲头条4月15日讯 我的左臂动不了了。

这种感觉像是瘫痪一样。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失去知觉,我能感觉到他们把我放在担架上将我带离赛场。尽管伤势严重,但我的大脑仍然清醒。有很多人聚集在我四周:队友、医生、护士,体育场内所有球迷的目光都聚焦在我身上。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想到的就是我的妻子、女儿和家人。她们都坐在电视机前收看这场比赛,我唯一能够和她们交流的方法就是:举起另一只手臂。

我试着告诉他们:“我很好,一切都会好的。”

然而,我内心深处仍有一种难以压抑的焦虑感:我能恢复到正常人的生活吗?我甚至来不及考虑足球和重返赛场,顾不上任何比赛。医生们在救护车上告诉我接下来将要经历的各个阶段:手术,恢复以及术后的各种可能。

但我最关心的事还是:我能否回归正常人的生活,作为一个男人,一个父亲,一个称职的丈夫。

当我醒来时,我已经躺在维罗纳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我承认,醒来后我还问了别人切沃和国际米兰的比赛最终结果如何。我有点记不清了,我不记得进球的是巴洛特利还是潘德夫。躺在床上的我立刻意识到:恢复会需要很长的时间。但让我意外的是,离开维罗纳后我还得在米兰的医院里再待三个星期。面对各种检查,我只能耐心等待。最重要的是,我需要手术才能恢复健康。这是最重要的一步,它将决定我是否还能继续足球生涯。

我没想到这次受伤会这么严重,但我没有想得太多,只是把它当成我漫长人生旅程中的一次磨砺。当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告诉自己你是一个幸运的人,你必须要乐观。这或许也能让人欣慰不少。

其实很久以前我就学会了该如何处理和控制自己的身体状态:我刚来到国际米兰的时候就遇到了肩膀脱臼的情况。那时候没有时间做手术,所以尽管我的肩膀轻轻用力就会凸出一块,但我仍然在只有单臂支撑的情况下坚持比赛至赛季结束。后来,当结束职业生涯时,我一共经历了大大小小13次手术,但我却从未有过放弃。

事实上,脑部手术的治疗与恢复是相当严谨的,你的健康指标必须要符合检测标准才能获准重返赛场。自2010年1月6日与佩里西耶的冲撞后,我无数次想象自己重返球场的情景。当然要想回到赛场并不容易,我还记得术后第一次练习跑步是最艰难的时刻:我没有方向感,很难笔直向前,不停地摔倒。一切都得重新开始。

“是时候消除疑虑和恐惧了——你已经长大且成熟了。”在我心里穆里尼奥是一位真正的硬汉,同时也很善良。我从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受伤77天后便重回球队首发阵容。不过穆里尼奥确实已经鼓励我有一段时间了,例如他问我是否想去伦敦参加与切尔西的欧冠比赛。这些对我而言是一种激励,能够帮助我早日重回正轨。

当国际米兰对阵利沃诺的比赛进行到第9分钟时,面对一个高球我纵身一跃,戴着头盔,完成冲顶……梅阿查沸腾了。那种感觉甚至比我的国家队首秀来得更为激动,在本方半场,一次无足轻重头球竟让球迷们如此欢声雷动。

尽管我在训练时没有配戴头盔,但在比赛中我决定将它戴上。

想要驱散那些梦魇真的很难。

戴着它能让我时刻保持冷静和自信,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不过在准备上场的时候,我突然感到呼吸急促,我意识到是绳带紧了,所以我不得不将其解开。我可以向你保证的是,天气很热的时候戴着头盔真的不舒服,不过我从未将它取下。

事实上,我曾经将它摘下来过:我把它放进了欧冠的奖杯里。除了头盔,我还把所有的东西都放进了奖杯:恐惧、疑虑、所有的付出,这一切最终以梦想成真而结束。在那一刻,我留下了幸福的眼泪,那是种解脱。这一刻我得到了放松,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

在马德里登顶欧洲之巅于我而言并不简单。这花了我整个前半生的时间:父母对我的栽培,离开罗马尼亚,在阿贾克斯的经历,伤病和失败,恐惧和挣扎。

我的父亲在成为我教练之前是一名足球运动员,但你可别认为我是一个借助背景关系上位的人。我与比自己年长的球员一起训练,我必须努力跟上他们。此外,我爸爸从来不会开车载我,早上下午都是我自己去学校。即使我们有相同的行程,他也会自己开车去球场,而让我乘坐公交。这是他教我自我管理、自我牺牲和自我实现的方式之一。

我与他之间的关系非常亲密,每当我想到他去世时,我的手便开始颤抖。他在家里度过了人生中最后的日子,我记得同他的最后一次交谈,直到最后一句他都是在责备我,因为我所犯的一个错误导致球队在联赛中丢球了。这就是我的父亲。

那时我17岁并且不在家中,因为球队在周中有一场比赛。然后在这个期间我接到一通电话:“快回来,爸爸没多少时间了。”我立马冲了回去,尽管父亲已经失去了知觉,但好在他还没有离开。“爸爸,”我对他说,“我保证我会竭尽全力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我会照顾我们的家庭。别担心,我也会成为一名优秀的足球运动员。”没过多久,他就去世了。

第二天,我带着悲痛的心情走上球场。在内心深处,我也希望能让父亲看到我最好的表现。在那场对我意义重大的比赛中,我攻入了自己在罗马尼亚顶级联赛的处子球。

我的球技得到了提高。其实,我最初是一名前锋,然后担任过10号。再后来:中前卫、左后卫,最终变成了一名中后卫。这是一个不断进步的过程,帮助我在比赛中能够扮演更多的角色。这样的方式会刺激你不断去思考,不断给自己设定新的目标。

我日复一日地进行各种训练,一万小时定律或许不是科学,但却有一定道理:让我的大脑和左脚得到了提升。如果这样来看的话,阿贾克斯青训对我带来的帮助是不可估量的:在那里,他们给予我场上自主权,激励我不断突破让我得以成长。尽管我才20出头,但却学会了如何阅读比赛,科曼发现了我的潜力,给了我队长袖标。从为队里的老大哥们提包到取得现在的成就,我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路。

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三冠王的秘诀之一就在于我们每天所做的训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认为在阿皮亚诺训练基地的训练会比比赛本身更为重要。在训练中与那些冠军球员之间的较量,铸就了我们的态度,这让周日的比赛变得更容易。

大家的关系都非常融洽,当我在对亚特兰大的比赛中攻入一记精彩的远射时,我成功地将另一根痛苦的“刺”拔了出来。我很高兴,这种情况得以冷静,我的付出得到了回报。这不是一场无关紧要的比赛,它发生在对阵巴萨的两回合之间。我们没有疯狂庆祝:每个人都跑向我,带着纯粹的喜悦。“你完全值得拥有这粒进球,”他们告诉我。久而久之,我赢得了他们的尊重,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件事。

如果读到这里,我想你一定是想了解更多有关三冠王的事情。我们不执迷于输赢,而是以一种谦逊的态度,一步一个脚印。没有基辅,就没有后面的一切。当然,没有桑普多利亚和罗马的比赛也不行。我看了上半场:罗马完全控制了比赛,然后我关掉了电视。后来我通过短信才知道帕齐尼梅开二度逆转了比赛。

当我回想起那场在诺坎普的比赛,我笑了。我没有想到会上场,我静静地坐在更衣室的板凳上。有人跑进来:“潘德夫受伤了,赶紧热身,你首发!”我独自踏上球场,热身时有9万多人向我发出嘘声,我却认为这样能够让我更加镇定……之后穆里尼奥告诉我,我要在4-2-3-1里踢前场的位置。“没问题,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去守门。”现在我们可以悄悄地说,实际上我是作为第五名防守球员出现在左边路,专职去盯防达尼-阿尔维斯。而在莫塔被红牌罚下后,我开始担任防守型中场。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在我看来,那支巴塞罗那可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队之一。

这不是我眼中最大的挑战,在马德里面对罗本也不是:他们说决赛会让我头疼。显然,我很清楚在我面前的是一名冠军级别的选手:他速度很快,技术娴熟,充满想象力。但你去看看统计数据:罗本在与齐沃的对抗中进球了吗?没有。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抑制住了他的进攻。所以,我们赢了。

我真的为国际米兰付出了一切,直到现在我的身上都有受伤时留下的疤痕。不论是从心灵上还是肉体上,这都是一次难忘的经历。也许内拉们从来没有见过我在北看台下亲吻队徽,但他们能看到我的付出,看到我努力从伤病中尽快恢复过来,为了能使自己成为一直对球队和队友有用的人。

这就是我现在想要教给蓝黑军团年轻球员的东西:你必须找到自己的目标,必须对胜利充满渴望。时间不等,你必须尽你所能时刻准备着。我做到了,戴着一个橡胶头盔。

—— 克里斯蒂安-齐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