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明:天天健身也扛不动尹正,他真挺沉_亚洲头条

由黄晓明、尹正主演的电视剧《鬓边不是海棠红》正在热播。日前,记者与正在成都拍戏的黄晓明进行视频连线,他毫不设防地回答了剧播出之后衍生出来的种种正经的与不正经的提问。《鬓边不是海棠红》是一部耽改剧,我们单刀直入地先聊了聊程凤台与商细蕊之间的情感归属,黄晓明说他是奔着友情演的,他理解这两人的感情是知己难逢。围绕这部戏,网友发散出很多有意思的段子,剧粉们玩梗玩得不亦乐乎。黄晓明饰演程凤台,被粉丝亲昵地喊“凤儿”,他却根本受不了这个称呼,直接在微博里回复:“不要叫我凤儿。”粉丝当然不会听他的,黄晓明收获了更多叛逆回答:“好的,凤儿。”

问黄晓明——泥塑是什么意思?不能演商细蕊为什么你眼睛里的光瞬间就熄灭了?什么叫小妈文学?亲手终结小妈文学有什么感想?被尹正激烈暴揍是什么样的体验?扛过尹正之后对他体重有什么评价?不出意外的,“2G网”的黄晓明给了各种意想不到的爆笑回答,还自曝了能在剧组一直保持瘦的绝密小心思。对于程凤台,黄晓明花了非常多心思,现在被热烈讨论的搞笑的、严肃的、走心的种种片段,加入了很多他自己的设计。他在剧中的表现,被网友评价为“去油演技”。“我每次都是很努力的。”黄晓明自我评价,“每一部戏都是,包括大家唾弃我的那些戏,群嘲我的那些戏。我也很认真,也设计了很多,也想了很多,只是可能大家就不能接受而已。”略为遗憾的是,虽然《鬓边不是海棠红》的口碑不错,但热度还没有到大爆的程度。会觉得遗憾吗?黄晓明回答:“不敢奢望,有时候你期望越高失望越大,我觉得已经算很满足了。”

当黄晓明得知“泥塑粉”的存在“那是想雕琢我?贴我?还是想什么?”知道真相后他害羞地捂上了脸。

记者:程凤台对商细蕊的感情,你演的时候是按照爱情还是友情去演的?

黄晓明:我们是奔着友情去演的,还是要知己难逢的那种感觉。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商细蕊这种性格是程凤台想要成为的那种人,但是他做不到,所以他特别欣赏他这样子,而且他看好了商老板身上的艺术天分。

记者:这部剧引申出来非常多段子,比如你在微博让大家不要叫你“凤儿”,你为什么不太接受得了“凤儿”这个称呼?

黄晓明:因为我觉得那是大家想做我的姐夫。

记者:你了不了解饭圈里泥塑粉的存在?

黄晓明:粉我知道,泥塑?那是想雕琢我?贴我?还是想什么?

记者:你虽然是男性,但有人把你当作女性去爱。

黄晓明:真的吗?!好害羞。

记者:你有一段采访特别可爱,你跟导演说你想演一下商细蕊,导演嫌麻烦不让你演,网友评价说,你眼睛里的光瞬间就熄灭了。

黄晓明:我自己都忘记有这段了,后来导演跟我说,我有说嫌麻烦吗?我说就你就你,就你说的。后来我就看了那段,我还真的是很自然的反应,很真实的反应。

记者:你在《龙票》里尝试过武生扮相很好看,以后有机会演旦角的话,你可以接受吗?

黄晓明:可以,我一直都特别希望有机会能够扮一个这样台上台下不一样的角色,《龙票》里边那个好多年前了,那会儿我还婴儿肥,脸圆圆的肉肉的,现在瘦了。

记者:时隔多年再看到那张剧照,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情?

黄晓明:觉得自己特傻。

霸气回应终结“小妈文学”感情线:“我怎么能让曹贵修变成我姐夫呢?绝不可以,我得扼杀在摇篮里。”

记者: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小妈文学”?

黄晓明:知道,以我的聪明才智,一听就知道,意思就是喜欢上小妈。

记者:《鬓边不是海棠红》里,哪一条是小妈文学线?

黄晓明:这还用问吗?你看的时候就知道,是曹贵修喜欢程凤台的姐姐。

记者:你把古大犁送到曹贵修那去,亲手终结了小妈文学感情线。

黄晓明:曹贵修他叫我“小娘舅”,我怎么能让他上来变成我姐夫呢?那不可以,绝不可以,我得扼杀在摇篮里,不可以,好变态。

记者:黄圣依演的古大犁穿衣服,你指导她一定要把旗袍的扣子解开,好多网友都在说,程凤台怎么这么懂如何让女人显得更有魅惑性。

黄晓明:这是我设计的。给她解衣服,这个原剧本当中没有,包括她攫我手指头,包括我在车里边梳头,还有我跟商老板好多戏剧的点,也都是我自己设计的。

记者:这段灵感是从哪儿来的?

黄晓明:我跟对手走戏的时候,会放松自己的心情,故意让自己瞎演,然后就会想出一些不顺着剧本来的好玩的情节加进去。比如我看的时候觉得太死板,就在想怎么样能让古大犁看着不那么死板,就想到把扣子解开,去勾引曹贵修。

与尹正的激烈打戏:“我把他当儿子养,他把我当孙子打。”

记者:程凤台和商细蕊的打戏,你被打得越惨,大家看得越开心,特别是有一场戏,你把尹正扛起来丢到车里,但在车里你被他打得特别惨。

黄晓明:那场戏我们提前就商量好了,我跟商老板说,你一定要真打我,你不是真打我,我脸上的肌肉的感觉和我的反应会不真实,咱们尽量一下就过了。真的是很累人,拍的时候挺热的,我们俩在车里边,那么狭小的空间里边打、弄、搞,头发都乱了,就搞得特别累,一场戏下来,我们俩就整个人虚脱了。

后来看了一下觉得还是不够意思。其实商老板也打挺狠的,我说咱们再来一条,改变一个演法,这边你欺负我多一点,我摁着你少一点。但是我说我要求你打得再狠一点,下手再狠一点。最后把我打懵了那场,又拍了一条。真的好累这条下来,我真的嗓子都哑了,就为了弄他,但是效果特别好。

记者:你扛尹正的时候,扛得动他吗?

黄晓明:真扛不动他,他还真挺沉的,我真不行,即便我天天健身,这也不行。

记者:他有多少斤?

黄晓明:不知道,你去问他,男人的体重怎么可以随便问呢?

记者:你的体重是秘密吗?

黄晓明:不是,我这人很奇怪,我的体重始终在150斤左右,没啥变化。

记者:还有一个小细节,你把他扔进车里的时候,还踹了他一脚,原作小说里是没有这个动作的,这是你加的吗?

黄晓明:对,我们在现场不会为剧本所困,很多细节都是我们加的,因为加了之后会更好看。比如说他咬我,我说他是条狗,那都是现场,他一咬我,我就说狗,我觉得这个挺好玩的,就加进去了。

记者:有剧粉觉得,尹正打你的时候,看不到两个角色之间的爱情,只有你给我死这种狠劲。你觉得他是这样的吗?

黄晓明:我把他当儿子养,他把我当孙子打。

分享一直保持瘦秘诀:吃过胖的亏,在组里只吃菜叶子胡萝卜,设计“洁癖”人格,拍戏能少吃点。

记者:有没有觉得你们剧组的伙食特别好呢?很多人都觉得尹正在剧组里变得有些圆润了。

黄晓明:不知道,反正我是一直保持着瘦的,为什么我们俩不一样呢?其实因为我之前吃过这样的亏,所以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也会告诫自己,不能吃得太好,所以我都会让我的工作人员准备一些菜叶子、胡萝卜之类的,他们吃好吃的,我就在旁边看着他们,就着他们的香味吃我的菜叶子。

记者:尹正在组里有一直不停吃大肘子吗?

黄晓明:他也有减肥了,导演有跟他说过让他瘦,他也确实减了。他主要太累了,因为戏份多,京剧扮相还挺累挺辛苦的。

记者:你们两个的互动特别有意思,比如你在漱口的时候,他突然之间吊嗓子,你吓得吞下漱口水。

黄晓明:这都是我在现场加的,因为我在旁边坐着一直没事干,就在想怎么样会好玩一点,所以就加了他漱口我也漱口,完了我想吐,结果人家不理我,我就只能憋着。刚想吐到地上的时候,结果他突然一喊嗓子,我就一口咽下去了。后边揪着半张烧饼,那也是我设计的,原剧本我是吃了。原剧本几次我跟他吃饭,我都是有吃的,我是给自己设计的我没吃。

记者:为什么你不吃?

黄晓明:我自己设计个洁癖。说实话,我藏了个小心眼,这样我可以少吃点这些东西,你知道拍戏经常一吃吃好几条,即便算你一条过,你正面得吃一条,全景吃一条,你背后还得再吃一条,你得吃三条。所以我这一想,算了,洁癖好。

记者:如果让你用动物来形容程凤台和商细蕊,你觉得他们俩是什么样的动物?

黄晓明:狗跟猫。程凤台是狗,商细蕊是猫,也有可能是反过来的。

剧的口碑好但没有大爆:每部戏都很努力,包括被群嘲的那些戏;不敢奢望成果,“有时候你期望越高失望越大,我觉得已经算很满足了。”

记者:程凤台的表演收到了很多好评,有夸你特别帅的,也有说这次不油了,你自己觉得表现怎么样?

黄晓明:我每次都是很努力的。比如说我拍《中国合伙人》的时候,陈可辛导演曾经跟我说,我真的很高兴碰到你最好的时候,我说其实不是,我说我也是真的很高兴,碰到一个导演让我去演这样子的戏,让我有很多发挥的余地,就喝醉酒那场戏,也是我临场发挥的,之前剧本上也是没有。包括《风声》的时候,高群书导演说我日文说得比中文还好,其实我背了三个月,上厕所都在背日文台词,我还请了一位日本老师一直跟着我,所以才会有了今天。其实每一部戏都是,包括大家唾弃我的那些戏,群嘲我的那些戏,只是有时候各方面的限制,包括剧组的限制,也包括我自己的认知可能也是不够好,我也很认真,也设计了很多,也想了很多,只是可能大家就不能接受而已。

记者:《鬓边不是海棠红》播出来的口碑很好,你花了很多心思,但现在它的热度还没有到大爆的程度,你会觉得有点遗憾吗?

黄晓明:不敢奢望,有时候你期望越高失望越大,我觉得已经算很满足了。

_亚洲头条

发表评论